中国南海诸岛考古史

 

     
1974年3月至5月开始的第一次调查发掘,调查的岛屿包括珊瑚岛、甘泉岛、金银岛、晋卿岛、琛航道、广金岛、全富岛、永兴岛、赵述岛、北岛、和五岛等,并在甘泉岛和金银岛做了考古试掘。在永兴岛、金银岛和北岛等地获得清康熙、雍正等朝江西景德镇民窑生产的青花五彩盘、青花龙纹盘等;比较重要的发现还有北礁礁盘的宋代青釉瓷罐和瓷洗、金银岛礁盘上的元代龙泉窑瓷盘和明代嘉靖青花龙凤纹盘、全富岛礁盘上的清代嘉庆道光年间的福建德化窑青花瓷碗碟等。重点对琼海县渔民打捞的明代沉船遗物进行了整理,该沉船位于北礁东北角礁盘,经过1961、1971、1974年三次打捞,共获得500余公斤的历代铜钱和铜锭、铜镜、铜剑鞘、铅块等。铜钱有新莽大泉五十、东汉五铢、西魏五铢、唐开元通宝、南唐唐国通宝、后周周元通宝、北宋宋元通宝、圣宋元宝、南宋建炎通宝、咸淳元宝、辽大安元宝、金正隆元宝、元至元通宝、大义通宝、明洪武通宝、永乐通宝等。在这批铜钱中,以年代最晚的全新“永乐通宝”为主;一些元末明初铜钱的铸地和流行地区主要在长江流域,据此推测该船应是自江苏出发的郑和船队中的一只。本次调查还记录明代以后的小庙13座,其中琛航岛小庙内供奉一尊明代龙泉窑观音像;北岛小庙内有清代道光年间的德化窑青花瓷盆二只,刻有“视察纪念”、“大清光绪二十八年”碑文的残碑两块。甘泉岛的试掘共发现两个时期的考古遗存,一个是以青釉四系罐为代表的遗存,与广东韶关张九龄墓出土的同类器相同,属于唐代遗存;一个是以青白釉小口瓶、点彩瓶罐、四系小罐等为代表的遗存,与广州皇帝岗、潮安笔架山等广东沿海地区窑址出土的同类器相同,属于宋代遗存。这些器物因处在遗址的地层堆积中,并伴有铁锅残片,可以认为是岛上居民的日常生活用具。

 

     
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海南省文物保护管理办公室、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室、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在西沙群岛所属的岛屿、沙洲和礁盘做了大量的地面和水下考古调查。1996年4月至5月,对西沙群岛所属的18座岛屿、4个沙洲和4个环礁进行了陆上和水下调查,共获各类标本1800余件,尤其是对中岛、中沙洲和西沙洲等以往未曾工作过的岛洲进行了调查。在所获标本中,珊瑚岛的青白釉小瓶、南岛的刻花瓷盘、金银岛的青釉注壶,与广州西村皇帝岗宋代窑址所出同类器相同;北礁水下打捞的青釉双鱼洗、圈足大盘等为元代龙泉窑产品;南沙洲发现的清代青花瓷器系产自广东地区、福建德化窑和江西景德镇民窑。

  巴林堡坐落在低矮的人造山丘上,面北朝向大海,是一座土石结构的防御工事,土黄色的城墙显得格外古朴。穿过城门进入堡内,如同回到古代的要塞,城墙、垛口、瞭望台、营房、马厩一应俱全,只是风格与中国有很大不同。瞭望塔上的圆顶、伊斯兰风格的拱门,无不透着阿拉伯式的风格。据当地工作人员介绍,城堡曾见证过多场激烈的战斗,在巴林人阻挡外来掠夺者的战斗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历史上,巴林这个小岛国由于地理位置重要,曾多次遭受入侵,直到1971年才摆脱英国控制,完全独立。如今手持弯刀的士兵已经远去,五湖四海的游客络绎不绝。

澳门网赌网址,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南海诸岛走访的人对岛上中国渔民建造的小庙多有记述。牧野在《西沙风光》中介绍:“在西沙群岛上,我们到处可以看到那些用珊瑚石砌成的小庙。据渔民们说:在明朝的时候,我国住在海岛上的渔民经常到这里来捕鱼。为纪念这些渔民兄弟,他们就在这里建立了许多名叫‘兄弟公’的小庙”。贾化民在《西沙群岛归来》中记述:“永兴岛上现在还有渔民自己修建的两座庙,南面的叫做‘孤魂庙’,北面的叫做‘黄沙市(寺)’”。君奋在《西沙群岛见闻》中写到“在晋卿岛上我看到两个土地庙,上面刻着‘有求必应’,两个香炉,虽因年代久远有些残缺,但仍摆在庙前”。张振国在《南沙行》中记述:“太平岛与中业岛上,都有一座土地庙……中间供养着石质的土地神像,虽经多年风雨的侵蚀,而且剥杂模糊,而其雕塑的衣冠形式仍隐约可见,其南威、南钥、西月等岛均有类似小庙。”

澳门网赌网址 1

     
中央民族学院王恒杰教授对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做过三次考古调查。1991年5月至6月,对西沙群岛的永兴、石岛、中建、琛航、广金、金银、甘泉、珊瑚等岛的岛面、海滩及附近的礁盘进行调查。重大收获是在甘泉岛发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存,这是由三件褐色夹砂陶陶瓮套接而成的瓮棺,以及瓮棺附近清理和采集的褐色夹砂陶甑、磨制有肩石器、磨制梯形石斧、磨制小石斧和泥质红陶网坠等。甘泉岛上采集到的战国至汉代遗物也是本次调查的一项重要收获,主要有轮制泥质灰陶弦纹水波纹瓮、泥质灰陶方格纹米字纹陶瓮、泥质桔黄陶弦纹罐等器残片、残铁铲等,这些遗物与广东珠三角地区及海南岛所出同类器相同。1992年5月至6月、1996年5月,两次对南沙群岛进行了考古学调查,从永登暗沙进入南沙群岛,最远抵达曾母暗沙。调查获得秦汉至明清历代标本主要有道明群礁、郑和群礁及太平岛礁的秦汉时期同心圆戳印纹、米字纹印纹硬陶瓮残片(与广东澄海龟山等地出土的同类器相同)及汉代“五铢”钱。永登暗沙的唐代小口四系陶罐、南薰礁及附近的唐代“开元通宝”等。郑和群礁及太平岛礁滩的宋代龙泉窑、福建民窑瓷器残片、宋代熙宁重宝钱;皇路礁的熙宁重宝;福禄寺礁的元祐通宝、大德元宝钱;大现礁、南通礁和南薰礁及附近的宋元时期青花瓷器和青白瓷器残片。道明群礁的明代景德镇“大明年造”、“成化年制”青花碗;郑和群礁及太平岛礁滩、皇路礁和南通礁的明清时期广东民窑瓷器残片、清代嘉庆通宝、道光通宝、咸丰通宝钱和清代铁锚。

 

澳门网赌网址 2

  城堡内还有一些古代生活设施的遗迹,分散在不同的石屋里,有取水的深井、做饭的厨房。在一处类似石磨的器具前,记者停下脚步:“咦,有点像磨豆腐用的。”陪同的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是用来压榨椰枣的,在古代椰枣是巴林重要的主食,兵营里为了储备粮食,把椰枣进行脱水,便于储存。 

     
1935年,国民政府海军部东沙群岛气象台台长方均,在东沙群岛马蹄礁珊瑚沙石凝结块上提取铜钱89枚,包括唐代以前的五铢钱,唐开元钱;北宋景祜元宝、皇宋通宝、南宋庆元通宝、咸淳元宝、元代至正通宝,明代洪武通宝、永乐通宝,清代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嘉庆通宝、光绪通宝等。关于大宗的宋代铜钱,研究者认为,由于五代之后,铜钱稀少而严禁流出,南宋后纸币流行,铜钱更少,一般平民手中存有的铜钱不多,更不能载运出口,而当时市舶司却可运载铜钱。所以这批宋钱是南宋官舶沉舟所遗留。

  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展览物品的做工看起来越来越精致,并开始出现了钱币。其中一个橱窗里,陈列着四枚中国铜钱,有的字迹已经模糊,但其中一枚字迹非常清楚:天圣元宝。这是中国北宋时期的钱币。再往前走,来自中国的陶瓷制品越来越多,有的形状基本完好,色泽光润、青花分明。记者这才想起,刚才在古堡上看到为数不多的几幅宣传画,其中一幅写的就是当地发现了不少中国铜钱。显然,中国古物成了博物馆里的一大亮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南海诸岛考古发现,形式上,除渔民生产生活中的偶然发现外,也有科学考察人员在科考活动中的发现,还有政府工作人员的有意收集;地域上,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的诸多岛屿和岛礁;年代上,上可溯至汉代,中经唐宋,下迄明清;在遗物的废弃形式上,既包括沉船水下遗物,又包括岛上居民的生活遗物。当时的一些有识之士特别强调了这些遗物对于说明我国拥有南海诸岛主权的重要意义。

  慕名前往巴林堡参观之前,并没有特别的期待。由于对阿拉伯文明了解不多,本来抱着走马观花的心态去“打声招呼”。然而一路下来,我不得不承认被深深地触动了。古代文明与现代商业社会在沙漠和城市的边缘默默对视着,历史的沧桑随浅湾退潮的海水静静流淌。对于一个远道而来的中国人,古堡内外那些与古代中国有关的印记尤其让人幽思难忘。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2010年4月,对西沙群岛海域永乐群岛诸岛礁进行水下文物普查,包括华光礁、北礁、盘石屿、银屿、石屿、珊瑚岛等岛礁,还调查了宣德群岛的赵述岛、浪花礁,调查了42
处水下文化遗存,新发现遗址32
处。本次普查工作的重要收获:一是在北礁海域调查的27
处遗址中,新发现地点达19 处,包括了3 处沉船遗址和15
处水下遗物点。二是出水了大量北宋、南宋、元、明、清时期的瓷器标本,产地包括著名的龙泉窑、景德镇窑、德化窑、漳州窑,以及潮州窑、奇石窑、闽清窑、磁灶窑、安溪窑、华安窑等闽广地区的窑场。尤为重要的是,石屿2
号沉船遗址发现的典型元代青花瓷器,器类有碗、杯、瓶、罐等。三是在几处清代中晚期沉船遗址中,均有大量石质建筑构件。四是发现3
处铜钱遗存地点,有北宋皇宋通宝、天圣元宝和明初洪武通宝、永乐通宝等。

  古堡只是整个遗址的一部分,它的旁边是一片考古发掘区。与古堡的军事用途不同,发掘区主要是当时的住宅区和商业、宗教场所。工作人员介绍,遗址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多年的迪尔蒙文明时期。历史上,巴林就是海湾地区重要的商业贸易中心。2005年,巴林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中国文物报》2012年9月28日5版)

特别推荐

     
海南省文物考古部门还征集到大量渔民在北礁、珊瑚岛附近打捞出的大量历代遗物。主要有新莽大泉五十、东汉五铢、唐代开元通宝、北宋太平通宝、南宋建炎通宝、金代正隆元宝、元代至大通宝、明初洪武通宝、永乐通宝等数万枚钱币;产自广东、福建、浙江、江西等窑场的宋代青白釉瓷器、元代青釉瓷器和明清青花瓷器等;清代粤闽沿海移居东南亚的华人运往海外修建庙宇的石柱、石板、石条、石飞檐等石雕和石建材。

  山丘的下面是一个展览馆,里面展藏着从古堡遗址发掘出来的各种文物,按照历史顺序在玻璃窗内陈列着,有碎石串成的手链,还有巴林特产的珍珠。刚走到第三个展览橱窗,记者眼睛一亮:一块青花瓷器碎片。工作人员会心一笑:“这是来自中国的瓷器。”再往前走,多是一些坛坛罐罐之类的陶器制品,有的相对完整,有的只是小块碎片。在一个大概一米长的木制浴盆形状的物体前,人们不约而同停下脚步,原来里面是一具坐立的白骨。工作人员解释,当时的人死后是坐在棺材中下葬的。 

     
这一时期发现的小庙建筑多设于岛屿的边缘,据供奉对象可以分为“土地庙”“娘娘庙”“(兄弟)孤魂庙”,在年代上多为明清两代,在区域上包括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这两次西沙群岛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成果表明,至少在南朝时期,我国广东内地的居民便已经驾船出海,在北礁留下日常生活用具。唐代至宋代,甘泉岛上有了长期定居的居民,他们使用与广东内地居民相同的生活用具,从事渔猎生产,留下大量的生活垃圾。到明清时期,西沙群岛日渐繁荣,明初郑和率领的船队等大量我国内地和沿海的官船和商船往来穿梭于南海水域;遍布岛屿的各类小庙祭奠那些不幸海上遇难的同胞,也为那些出海渔捞的亲人祈福;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所积累的航海经历记录在手抄的《水路簿》上;生活在这里的居民,在诸多岛屿上和礁盘、沙洲附近留下了大量产自广东、福建、江西的瓷器。

 

     
南海的水下考古工作开始,主要是由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学研究室会同海南省文物保护管理办公室、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进行的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南海诸岛的古代遗物开始发现

 

澳门网赌网址 3

     
1975年3月至4月第二次调查发掘,工作的重点是对甘泉岛唐宋遗址再次发掘。发掘所获瓷器、铜器、铁器等遗物与第一次发掘相同。本次调查另一重大收获是在十余座岛屿、沙洲和礁盘上采集到瓷器标本数千件。其中比较重要的有:北礁的南朝青釉六耳罐、青釉小杯(与韶关、英德出土的同时期同类器物相同)、元代景德镇青花小罐盖;全富岛的产自福建的唐代至明代青釉瓷器、青白釉瓷器、宋代划花大盘;北岛的明代“宣德年造”、“嘉靖年制”青花碗;和五岛的清代早期景德镇民窑的青花加彩大罐、青花山水大瓶、青花罐盖;永兴岛的清代康熙景德镇民窑青花五彩瓷盘;珊瑚岛的盘心印有“祠堂瑞兴”文字的清代青花盘碗(与福建南普陀寺附近出土的“祠堂瑞珍”款瓷器关系密切);南沙洲的清代嘉庆道光年间的仿“成化年制”款青花碗(与广东平远采集的同类器相同);南岛的产于福建的宋代青釉划花碗;清代德化窑青花云凤纹、云龙纹碗、晚清青花题字碗。此外,还在北礁发现明初郑和船队沉船的历代铜钱,包括秦代半两、唐代开元通宝、北宋太平通宝、南宋建炎通宝、金代正隆元宝、元代至大通宝、明代洪武通宝、永乐通宝等;在金银岛发现清代与庙宇建筑有关的石雕,石狮、石柱、石屋脊、石飞檐、石磨、石供器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