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毛里求斯 在夏娃的伊甸园追逐彩虹

  决心要把毛里求斯的记忆定格在此刻的美丽,然而那双孤独的拖鞋却一直无法在镜头内聚焦,感觉有点烦躁。脑子里温习着你的叮咛,仔细地检查相机的快门和孔径。后来,看到沙滩上迎面一对恋人走来,我这才了解失落的原因。

  1715年它被法国占领,在法国人的殖民统治下改名为“法兰西岛”。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后来在1810年,被英国远征军从岛的最北端悄悄登陆,一夜之间又多了一个主人。

  这个海域肯定是找不到小丑鱼,不过我下海后倒是被不少海龙宫的“三级上士”(Third
Sergeants)簇拥。

  这里的酒店都有船只定时把住客载送出海浮潜、滑水、玩帆船等水上运动,免收费。

  后来,英法双方经谈判使其成为英属殖民地,并改回原来名称“毛里求斯岛”。在1835年废奴运动取得胜利之前,岛上甘蔗种植业迅速发展,奴隶制不断深化,有不少被虐待的黑人奴隶,忍受不了折磨逃入深山里躲起来。

  也许是中了电影《海底总动员》(Finding
Nemo)的毒,当我在头上套着透明的玻璃箱(没错,确实是玻璃箱,只不过接上氧气管)下海做“海底漫步”(Undersea
Walk)时,还真的希望有机会能看到这种奇特的海洋生物。

  像许多探奇的旅人一样,我来到了位于路易斯港(Port
Louis)近郊的这个花园,追查使莲花脸红的原因。原来是这片特殊的土壤和环境,让这种从亚马逊河(Amazon
River)移植到这里来的莲花,展现心情的颜色。

  这里虽然没有太多可以深潜(scuba
diving)的地点,但如果你只打算悠闲地与鱼儿同嬉,小岛周围的珊瑚湾,倒是为游人提供了不少浮潜(snorkelling)的好地方。

  是莲花把Pamplemousses国家公园这个地方带出国界。相信你还没看过莲花披上洁白的外衣,敞开芯蕾,然后又染了一身羞红静静地枯萎吧?

  决心要把毛里求斯的记忆定格在此刻的美丽,然而那双孤独的拖鞋却一直无法在镜头内聚焦,感觉有点烦躁。
  
  脑子里温习着你的叮咛,仔细地检查相机的快门和孔径。

   
早已听说远在印度洋的毛里求斯有很漂亮的彩虹,启程前,还在笔记簿做了记号,提醒自己在雨后一定要寻找空中的彩绸。

  由于找不到食物,他们走着进去,躺着出来,一具具含冤的尸体把河谷染得乌黑,而黑河谷的名字,也因而流传了下来。

  追寻小丑鱼的踪迹

  像许多探奇的旅人一样,我来到了位于路易斯港(Port
Louis)近郊的这个花园,追查使莲花脸红的原因。

  看莲花如何脸红

  追寻小丑鱼的踪迹

  我下榻的The
Residence酒店临海而建造,沿着海岸线绵延到很远的地方。酒店的建筑散发着浓厚的欧陆格调。

  你当然可以用很科学的原理,来解释这经过风蚀的火山岩石,为何会分化成这色彩层层叠叠的沙丘,然后展现一道如此独特的风景线。

  由于找不到食物,他们走着进去,躺着出来,一具具含冤的尸体把河谷染得乌黑,而黑河谷的名字,也因而流传了下来。

  七彩人间土

这里虽然没有太多可以深潜(scuba
diving)的地点,但如果你只打算悠闲地与鱼儿同嬉,小岛周围的珊瑚湾,倒是为游人提供了不少浮潜(snorkelling)的好地方。这里的酒店都有船只定时把住客载送出海浮潜、滑水、玩帆船等水上运动,免收费。

  而这个人间天堂,就在毛里求斯查玛丽亚(Chamarel)的七彩沙丘(Seven-Coloured
Dune)。

  一到酒店,私人侍者就随我入房,帮我把衣服从行李取出来整理,之后还为我放水,让我做香薰泡澡,感觉受宠若惊。酒店公关说,这可不是记者团才有的特别待遇,每间客房住客也能享受这种昔日种植大园主的气派。这次我是应毛里求斯航空(Air
Mauritius)的邀请,造访这地方。

  这个海域肯定是找不到小丑鱼,不过我下海后倒是被不少海龙宫的“三级上士”(Third
Sergeants)簇拥。

  毛里求斯航空每周三、四和五,共三次从新加坡直飞毛里求斯。四天三夜的住宿加机票旅游配套每人1188元起,包括来回经济舱机票、来回载送往返机场酒店、早晚餐及免费水上活动项目。

  早已听说远在印度洋的毛里求斯有很漂亮的彩虹,启程前,还在笔记簿做了记号,提醒自己在雨后一定要寻找空中的彩绸。
  
  是我幸运吗?这五天的旅程一路风和日丽,虽然错过了邂逅七彩的彩虹,我却在这岛国绚丽多彩的景物人群中找到了慰藉……
  
  思念是蓝色的……
  
  我下榻的The
Residence酒店临海而建造,沿着海岸线绵延到很远的地方。酒店的建筑散发着浓厚的欧陆格调。
  
澳门网赌网址,  一到酒店,私人侍者就随我入房,帮我把衣服从行李取出来整理,之后还为我放水,让我做香薰泡澡,感觉受宠若惊。酒店公关说,这可不是记者团才有的特别待遇,每间客房住客也能享受这种昔日种植大园主的气派。这次我是应毛里求斯航空(Air
Mauritius)的邀请,造访这地方。
  
  清晨6点半,我独自走在柔软的白沙滩。蔚蓝的海水,要不是蓝天被层层叠叠的云朵遮掩,我能想像那海天一色的景观一定很美。
  
  叫这沙滩作”Belle
Mare”,不是没有理由的,眼前这一滩美丽的海蓝完美得很超现实。
  
  怪不得当年英国作家马克吐温(Mark
Twain)这么形容毛里求斯:“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再仿造毛里求斯创造了伊甸园。”
  
  思念是蓝色的,至少此刻我是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