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小镇绿意悠悠

  绿,让人思绪闲旷,澄静的日光下,随着季节的更替在窗沿摆设几盒绿意盈然的植物,温馨感必定随着绿意而滋长,蔓延。窗前的一抹浓绿周而复始的展现着四季的枯荣,窗里人存活在更鲜明的季节里,终日享受着绿影与凉意。绿色渗透着退隐感,让房舍楼阁沾染上乡间气息,明快柔和的绿,浮泛着一种平和,与世无争的色彩。绿,也是宁静的源泉,尽管周遭如何嘈杂,被漫漫的浓绿过滤,沉淀,嘈音即随之减弱,人的心灵在绿意抚慰下,也变得平和闲旷。

绿的枝条悬垂在我的案前了,它依旧伸长,依旧攀缘,依旧舒放,并且比在外边长得更快。我好像发现了一种“生的欢喜”,超过了任何种的喜悦。从前我有个时候,住在乡间的一所草屋里,地面是新铺的泥土,未除净的草根在我的床下茁出嫩绿的芽苗,蕈菌在地角上生长,我不忍加以剪除。后来一个友人一边说一边笑,替我拔去这些野草,我心里还引为可惜,倒怪他多事似的。

  春夏之交游走漫步于法国巴黎及南部乡间小镇,均可见大街小巷中一幅幅别具一格,铺窗盖壁的绿色窗景。也许因为天冷,四季里绿树芊芊的时节并不太长,致使法国人格外留恋钟爱绿意,刻意在家居墙壁上或一扇木窗前耕耘一季浓郁宜人的绿。

囚绿记

  窗外片片巴掌大的绿叶,绿莹莹的在墙沿上牵来扯去。初夏里,壁上翩翩盈绿,随风翻掀,颔首微笑,在明媚阳光映照下舞动着漾漾金波,这一片新绿氤氲着一息滋润的水气,在夏日里令人清凉惬意。潇潇雨后,绿叶上水珠晶莹,静穆可爱。行人路过这堵霁光浮瓦碧参差的绿墙,衣衫上仿佛亦沾上了浓浓的苍绿,意识里也沁透着点点轻寒。

窗是朝东的。北方的夏季天亮得快,早晨五点钟左右太阳便照进我的小屋,把可畏的光线射个满室,直到十一点半才退出,令人感到炎热。这公寓里还有几间空房子,我原有选择的自由的,但我终于选定了这朝东房间,我怀着喜悦而满足的心情占有它,那是有一个小小理由。
  

  小镇里一户人家的紫藤花架才真教人留连赞叹!花架上压着翠绿的叶和粉紫色花串,蜜蜂在花丛中嗡喧忙碌,轻风中花香四溢,原来这是沿着住家阳台搭建延伸出来的棚架,主人家正在藤荫下享用着融入阳光和花香的下午茶。藤荫下的这份闲散与逍遥,真是羡煞人也!

这是去年夏间的事情。

   
法国南部阳光灿烂,植物在光和热的催化下疯狂繁茂,记得一间依山而建的石屋就被桔红色的藤花掩映着,初夏的藤花盈诞绽开,房子周边的夹竹桃灼灼离离,百丛媚萼在芊绵绿叶中嫣然怒放,成为太阳下绝佳的景致。
阳光和空气经窗外梧桐叶的过滤,显得澄静无尘。

我住在北平的一家公寓里。我占据着高广不过一丈的小房间,砖铺的潮湿的地面,纸糊的墙壁和天花板,两扇木格子嵌玻璃的窗,窗上有很灵巧的纸卷帘,这在南方是少见的。

  至今犹深深怀念山城里一家旅馆的绿色窗景,敞着窗,窗外尽是苍翠的梧桐叶,阳光穿过绿叶透进房里,朦胧温润的绿光令人怡神舒畅,空气滤过桐叶,也格外清新无尘。轻阴小雨后,清露晨流的苍绿更是“欲上人衣来”!

绿色是多宝贵的啊!它是生命,它是希望,它是慰安,它是快乐。我怀念着绿色把我的心等焦了。我欢喜看水白,我欢喜看草绿。我疲累于灰暗的都市的天空和黄漠的平原,我怀念着绿色,如同涸辙的鱼盼等着雨水!我急不暇择的心情即使一枝之绿也视同至宝。当我在这小房中安顿下来
,我移徙小台子到圆窗下,让我的面朝墙壁和小窗。门虽是常开着,可没人来打扰我,因为在这古城中我是孤独而陌生。但我并不感到狐独。我忘记了困倦的旅程和已往的许多不快的记忆。我望着这小圆洞,绿叶和我对语。我了解自然无声的语言,正如它了解我的语言一样。

  也曾见过粉墙上交织着一片棕灰色,形如枯枝,又像细根的植物,紧紧的依附蔓延于壁上,曲折蜿蜒的横向伸展,默默的渗透着一股纤细却又顽强的生命气质。晴日里,它似劲风中错落变化的枯枝,新雨后又如铺墙盖壁的珊瑚,闪烁着莹莹水滴,秀逸可爱。

卢沟桥事件发生了。担心我的朋友电催我赶速南归。我不得不变更我的计划,在七月中旬,不能再留连于烽烟四逼中的旧都,火车已经断了数天,我每日须得留心开车的消息。终于在一天早晨候到了。临行时我珍重地开释了这永不屈服于黑暗的囚人。我把瘦黄的枝叶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向它致诚意的祝福,愿它繁茂苍绿。

   
街道上的房子,有的已完全披上厚厚的藤蔓绿叶,只留下一扇大木窗,这青葱掩映下的窗子与中国古代文人对绿的神醉十分相似,张岱说“读书其中,扑面临头,受用一绿,幽窗开卷,字俱碧鲜……”在青簇簇碧团团的窗下开卷阅读,岂不舒心快意!

可是每天早晨,我起来观看这被幽囚的“绿友”时,它的尖端总朝着窗外的方向。甚至于一枚细叶,一茎卷须,都朝原来的方向。植物是多固执啊!它不了解我对它的爱抚,我对它的善意。我为了这永远向着阳光生长的植物不快,因为它损害了我的自尊心。可是我囚系住它,仍旧让柔弱的枝叶垂在我的案前。

  小楼壁上一片芊绵的绿,似乎氤氲着一息滋润的水气,为炎炎夏日捎来丝丝凉意。

我原是打算七月尾就回南方去的。我计算着我的归期,计算这“绿囚”出牢的日子。在我离开的时候,便是它恢复自由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