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统筹发展的科学内涵与对策澳门网赌网址

  ( 四) 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阶段

201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习近平任主任。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是中央层面军民融合发展重大问题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统一领导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负责。

  ( 二) 积极发展经济,不断加强国防建设

2009年7月24日,在中央政治局就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研究进行第十五次集体学习时,胡锦涛同志详尽阐述走出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的构想和办法,要求建立和完善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军队人才培养体系、军队保障体系和国防动员体系、科技资源体系。军地各有关方面把推动军民融合式发展摆上重要议事日程、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将国防建设这出传统的军队“独角戏”变为军民“大合唱”。中核集团坚持军民融合、自主创新,成功研发出我国第一座快中子反应堆,在掌握第四代核能技术上实现突破;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着力打造军民两用产业发展,加速实现“打造国际一流航天防务公司”发展目标。2008年开始包括北大、清华等在内的百余所地方高校招收国防生,鼓励普通高等学校在校生、应届毕业生入伍。国家经济基础设施建设中贯彻国防要求,交通、通信和物流等领域体现了既促进经济建设又兼顾国防建设的双向功能。

  一、我国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关系的发展历程

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面临着巨大的国际压力,国内经济建设百废待兴,同时需要建设和发展强大的国防工业,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在加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同时,积极探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国防建设。

  ( 四) 牢固树立“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思想

21世纪10年代初-至今

  [4] 解放军报评论员.
坚持在国防和军队建设中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N]. 解放军报,2005 -4 -18(
1) .

“军民结合”思想的丰富与发展

  1998 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提出:
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经过四年的实践,十六大报告明确指出:
“坚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的方针,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党和国家领导人非常重视这一方针,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正确处理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关系。

2005年2月国务院颁布《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允许非公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军民两用高技术开发及其产业化。2005年5月国防科工委颁布《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实施办法》,根据这一文件,民营企业及非公有制企业将获准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领域。这些文件的出台,使部分符合条件的非公有制企业正式进入国防科技工业领域。对推进国防工业市场化和产业化,实现“民参军”的规范化,促进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的协调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二、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统筹发展的科学内涵

“军民融合”走向深度发展之路

  ( 一) 建国之初至 70
年代中后期,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是中国的“两件大事”阶段

近年来,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会同军地有关部门,着力完善政策措施,下发推进“民参军”措施意见,从市场准入、信息互通、公平竞争、过程监管和配套保障五个方面,提出32项改革任务,目前已完成15项。改进准入管理,依托全军军事代表机构设立40余个资格审查受理点,截至2016年10月获得承制单位资格证的民营企业已达1300余家,比前两年增长40%。2016年,装备预研领域在“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上采用网上项目指南发布、审查结果公示的管理模式,发布第一批1550余项项目指南,共收到建议书12700余份,受理单位3000余家,民营企业参加比例达到15%。加大国防专利推广转化力度,新增2346件国防专利解密信息。

  三、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统筹发展的对策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末

  ( 三) 以人为本,切实做到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健康可持续发展

走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就是从我国国情军情出发,把国防建设融入经济建设体系中来。据统计,85%的军事核心技术同时也是民用关键技术,80%的民用技术可以直接运用于军事目的。2008年3月,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决定撤销原国防科工委,组建新的国防科技工业局,其管理对象从面向国防工业,转变为面向全社会承担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任务的所有企事业单位。从体制上把国防科技工业融入国家工业体系和科技体系之中,“军民融合”的制度体系得到了完善和发展。军工集团的民品收入占比大幅提高,扭亏为盈,大批高新技术装备部队,开创了“军民融合”发展新阶段。

  习近平同志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全军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改革创新精神开拓国防和军队建设新局面,为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而努力奋斗。经济是国防的物质基础,国防现代化是经济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强大的国防是国家安全与经济建设的重要保证。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统筹发展,走军民融合的融合式发展道路,把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融入经济社会发展体系之中。目前,美国军人人均军费为
35 万美元,英国、法国和德国为 20 万美元,而我国还不到美国的 5%,仅为 1.
5
万美元。因此,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不断增加国防投入,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使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的资源配置符合国家战略目标,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又好又快地发展。

20世纪90年代初-21世纪初

  20 世纪 70 年代末至 80
年代初,中国周边安全环境有所好转,中美建交并形成战略关系。20 世纪
80年代,我国又同美国拉开了距离,与苏联关系开始走向正常化,美苏两国互打“中国牌”。中国对外战略的调整,创造了有利于国内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国际环境。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提出国防建设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的战略思想。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我国国防费实现了骤减,由
1979年的140 亿美元下降到 1989 年的 60
亿美元,国防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由5.6%下降到1.46%。1984年至1988
年为军费过度萎缩期。

如何将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和建设强大国防这两个战略任务有机统一起来,江泽民同志指出“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和建立强大的国防,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两大战略任务。寓军于民,是把这两项战略性任务有机统一起来的重要举措”。这一时期,国防工业各部门相继撤销,成立了新的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和十一大军工集团,为国防科技工业整体融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进军民结合又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开创了“寓军于民”阶段。

  一是建立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苏联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的特点是集中垄断,与民用科研生产近乎隔绝,我国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是按照苏联的模式建立的。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我国必须引入竞争机制,打破垄断,建立符合自身特点的武器装备生产体系。美国在20
世纪60
年代初就着手改革,转向投资民营企业,逐步形成民营企业研发生产武器的政策制度。目前,美国私营企业承担了90%的武器装备研制与生产。

1956年2月,毛泽东同志在听取当时的二机部工作汇报时,又明确提出:“要学习两套本事,在军事工业中练习民用产品的本事,在民用工业中练习军事产品本事的办法是好的,必须如此做。”1957年初,当时的航空工业局为大力发展民用产品向各厂发出指示:生产民用产品是一项经常性的长期工作,必须充分发挥企业生产能力,积极组织开展。据统计,1958-1960年,军工企业民品产值占总产值的比重平均达到60.8%,其中1960年高达74.5%。这一时期,在没有可借鉴经验的情况下,通过积极的实践探索,国防科技工业基本走上了“军民结合、平战结合”的道路,为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 一) 继续走融合式发展道路

20世纪90年代,国际战略格局由两极走向多极,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已经呈现,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快,祖国统一进程充满着复杂的矛盾和尖锐的斗争。面对国内外形势的深刻变化,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提出了“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新思想,明确提出“坚持军民结合、寓军于民,大力协同,自主创新,建立适应国防建设和市场经济要求的新型国防科技工业体制”和“发展军民两用技术”,为加强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协调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 一) 一个核心思想,两个基本目的,建设三大体系

这一时期的“军民结合”主要是立足于国防工业系统,借助国防工业技术、设备和人员等资源,实现民品的生产,建设平战结合的国防工业产业结构,提高了国防工业的应变能力。

  ( 三) 建立“三个体系”

进入21世纪,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科学发展的精髓融入到了军民结合中,在2005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了军民融合式发展的重要设想。党的十七大进一步明确指出“建立和完善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体系、军队人才培养体系和军队保障体系,坚持勤俭建军,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军民融合式发展路子”。

  进入新世纪,我国国防费保持 10%
以上的增长率,国防建设紧跟经济建设的步伐,走军民融合的路子,实现两大建设的同步和资源配置的匹配,突出中国特色,扩大国防与经济领域的交汇点。党的十八大召开以后,要把走军民融合式发展的路子作为重要课题来研究,统筹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努力实现富国与强军的统一。

20世纪50年代,随着国家建设逐步走入正轨,军民结合发展被提到中央政府的议事日程。毛泽东同志在指导国防科技工业建设时,提出应坚持“军民结合,平战结合,以军为主,寓军于民”的发展模式。军工企业借用军工生产线或新建民品生产线,掀起了军民品共同开发生产的高潮。据航空工业史料记载,1955年5月,当时的二机部就批准了南昌飞机厂、株洲航空发动机厂、沈阳飞机厂和沈阳航空发动机厂的民用产品方案,1955年航空工业的非航空民品产值为683万元,主要产品是摩托车,涉及的厂家主要有南昌飞机厂和株洲航空发动机厂。

  [1] 毛泽东选集( 第 5 卷) [M].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77.

我国军民融合发展刚进入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的过渡阶段,表现为自主创新能力偏弱,融合范围窄、层次低和程度浅,军民融合整体效益与巨大潜力亟待挖掘和进一步发挥。2016年10月19日,习近平同志在北京参观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时强调:要继续推动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从需求侧、供给侧同步发力,从组织管理、工作运行和政策制度方面系统推进,继续把军民融合发展这篇大文章做实,加快形成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格局,切实打造军民融合的龙头工程、精品工程,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 二) “产学研”相结合,建成军工复合体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关于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新形势下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特点和规律,以及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战略路径。从“基础设施和重要领域军民深度融合的发展格局”,到“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再到“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军民融合的定位不断提升。2016年3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统筹推进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2017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作为中央层面军民融合发展重大问题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统一领导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