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气候谈判突显“承诺”信号

气候变化谈判:架吵过,手还握

作者:李瑜 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12/3 7:55:14
选择字号:小 中 大

长达12天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并未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不过,在专家们看来,大会的争议、收获大小只是战术性问题,重要的是各国能从中吸取教训,并为此坚持不懈地作出努力。

■本报记者 李瑜 倪思洁

■本报见习记者 李瑜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1次缔约方会议和《京都议定书》第11次缔约方会议11月30日在法国首都巴黎开幕。

11月23日晚,第19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经历了长达12天的艰难谈判后,终于在波兰华沙落下帷幕。

相较以往,此次会议可谓阵容空前。约150个国家领导人出席了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活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巴黎大会要加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实施,达成一个全面、均衡、有力度、有约束力的气候变化协议。

然而,一波三折的经历并未换回令人满意的答卷:发达国家极力推卸历史责任,对于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并未给出时间表和具体数额;对于建立损失损害补偿机制,也缺乏实质性承诺;日本等个别发达国家甚至出现了减排目标严重倒退现象……

极强的政治寓意与决心,让人们对于此次会议最终达成的共识寄予厚望。然而,受访专家表示,尽管气候变化谈判或将迎来转机,但未来由技术转让、碳排放权交易等问题带来的不确定性仍值得警惕。

这不免给未来几年的全球气候谈判之旅蒙上了一层“雾霾”。

火药味不再刺鼻

不过,11月25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刚刚从华沙会场归来的中国代表团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对此次会议所作的评价,却让记者多少有些意外。“我们不要只关注争议、收获大小,这仅仅是战术性问题,它会掩盖掉气候变化谈判的实质与初衷。”

与以往相比,此次气候变化大会的新意在于,各国由过去的争吵、抬扛变成了逐渐形成高度共识。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铮表示,在过去的历次气候大会中,大家关注的焦点往往是如何把各自承担的减排指标压下去,激烈的争执也使得一些国家不堪重负,陆续退出了谈判。

“虽然这次会议不是没有收获,但也不能指望它开启突破性的进展。190多个国家通过协商一致的办法达成共识谈何容易。”经过近两个星期的紧张谈判与舟车劳顿,已过古稀之年的杜祥琬声音中略带疲惫。

现在各国都在强调自主减排承诺,大家普遍认识到了保护气候的重要性。王铮认为,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或许与中美减排协议有关。

“重要的是世界各国要善于从应对气候变化和气候变化谈判中吸取一些教训,并且坚持不懈地作出努力。”杜祥琬说。

2014年,中美签署了一项有关应对气候变化和清洁能源合作的联合声明。声明提出,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而中国计划在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

实际上,这样的努力从未间断。如果从1994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正式生效开始计算,各国关于气候变化的讨论已走过了近20年。然而,纵观气候变化大会的发展历程,只能用命运多舛来形容。

作为世界上碳排放量最大的两个国家,中美带了个好头。王铮说。

“没有一届会议是顺利的。今年出现这样的状况一点都不惊讶,这几乎已成为常态了。”清华大学气候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齐晔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强调,共同但有区别的原则是谈判的基础和前提,但多年来它的意义被不断弱化。“现在的问题是,没有一个强制性的手段去约束发达国家的行为。”

150多个国家首脑的出席,也让此次大会变得不同以往,但其深意还不限于此。

与此同时,此次会议在时间节点上的特殊性也不容忽视。“发达国家刚刚度过了经济危机。如果此时让它们出钱解决问题,多少有些强人所难。”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铮向记者指出了这一现实困境。

这次大会的议程安排和历次大会不同的是,把领导人的出席活动安排在了最前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气候政策中心主任齐晔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种安排突显了政治承诺的作用,弱化了谈判人员技术性谈判的作用。

在杜祥琬看来,气候变化谈判尽管困难重重,但多年来各国始终“不离不弃”。

正因如此,这次会议的火药味也变得不再那么刺鼻。各国对于减排承诺的争执降低,转向对资金支持、技术转让以及评估方法的关注上。齐晔说。

“现在的情况是,若想实现共赢,短期内还做不到,但如果无为而治,又谁都输不起。”杜祥琬表示,目前我们太过聚焦于气候谈判的争议和收获大小,反而忽略了战略性问题的关键意义。“要认识到应对气候变化的实质是推动全球发展方式的转变,这是全世界都必须深刻认识和探索的重要方向。”

技术转让须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