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相关部门公布调查结果:不存在“倒钩”执法问题

图片 1

因认为被放“倒钩”而自残小指的年轻司机孙中界到底有没有非法营运行为?就社会关心的焦点问题,上海市人民政府要求浦东新区政府迅速查明事实并将调查结果及时公布于众。10日上午,浦东新区相关部门对外公布称:经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全面核查,“原南汇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一中队于当晚约8时在浦东新区闸航路188号附近当场查获的孙中界涉嫌非法营运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取证手段并无不当,不存在所谓的‘倒钩’执法问题”。
据称,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调阅了所有案件材料,包括孙中界的现场询问笔录和10月16日下午的询问笔录;乘客的现场询问笔录;违法行为扣留机动车移送单、调查处理通知书、暂扣、扣押物品凭证。调阅了孙中界在现场执法车上的讲话录音及10月16日下午在原南汇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询问室的录像;约见并询问了孙中界和乘客。
执法部门公布的事件经过如下:10月14日晚,原南汇交通执法大队一中队会同原南汇交警支队民警共13人按勤务计划,在辖区内的浦东新区闸航路188号附近设卡检查过住车辆。约8时,由西向东驶来一辆牌号为浙ADS595的金杯车,执法人员上前检查。经询问,该车从闵行区浦江镇召泰路驶抵该处,车上乘客一名,通过询问乘客,乘客承认是扬招上车且谈妥车费10元,再询问驾驶员孙中界该车有无营运征,回答没有。因此,执法人员分别将孙中界和乘客带到执法车上作进一步调查。执法人员当场依照法定程序制作了现场检查笔录、乘客询问笔录,初步认定驾驶员孙中界涉嫌非法营运,并当场暂扣车辆,开具了暂扣、扣押物品凭证和调查处理通知书,孙中界在三份文书上签字。16日下午15时50分,孙中界按照调查处理通知书要求,又到原南汇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询问室接受执法人的再次询问。
执法部门表示,如当事人对处罚结果存在异议,有权申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今年3月初,郑松伟驾车从郑州市回新密途中,带了4个要搭便车的人,被郑州市客运管理处以“涉嫌非法营运”查处,车辆被暂扣了17天。此外,还有另外两名司机也遭遇到相似情形。昨天,这3名司机认为郑州市客运管理处属于“钓鱼执法”,拿着一条被钓上钩的鱼走进客运管理处,要讨个说法。

相关稿件 依法维护正常交通营运秩序 本市将严查非正常执法取证行为

对此,客运管理处表示,郑松伟非法营运的事实清楚、取证确凿、暂扣车辆依据充分、定性准确、执法程序合法,不存在当事人向外称的“钓鱼执法”现象。

几名司机给客运管理处送条大鱼

昨天上午,在郑州市客运管理处门前,两名男子的举止引起了众人关注,只见一个男子手持钓鱼竿,鱼钩上钓条大鱼;另一男子举着牌子,牌子上画着一幅漫画:一个执法人员坐在船上,钓起一条大鱼,嘴里说“哈哈,拿钱”。漫画的整体类似交通禁行标志,不过内容是“禁止钓鱼执法”。

据其中一名叫郑松伟的男子介绍,3月4日晚9点多钟,他驾驶五菱之光面包车从郑州市区回新密,途经嵩山南路黄岗寺村附近时,发现三男一女站路边,向他招手示意停车。

郑松伟称,他在老家经营服装生意,突然遇到有人拦车,以为是熟人遂停车。“我说去新密,对方说去新密白寨,想搭个便车。”几人上车后,他并未收取任何费用。前行约1公里,乘车的一名男子要求在路边的加油站停车。“车刚停下,突然冲来五六个男子,把我拽下车。”郑松伟气愤地说,几人既没有穿制服,也没有出示证件,只声称是郑州市客运管理处稽查人员,以其涉嫌违法拉客暂扣车辆。

“我好心捎人回新密,却被扣上非法营运的帽子,心里说啥也想不通。”事发时,郑松伟拒绝在车辆暂扣凭证上签字。

此后,经过郑松伟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车子终于在被扣17天后归还,对他则免予处罚。车辆被扣和归还,均没有得到任何手续。

“这就是钓鱼执法!”事后,他了解到和自己遭遇类似的司机,远非他一个人。郑松伟称,在此之前,几人并不认识,他们能走到一起,是在投诉时相识的。

找中间人花几千元可以把被扣车弄出来

另一个车主袁华明表示,2月24日上午9点,他驾驶面包车行至瑞达路,一男子拦车称去汽车南站拉些货。双方商定,运费为80元钱。车行至南站,男子还未装货,便丢下100元钱离开车,并高喊“在这儿”。

“我不知道啥情况,就被客运管理处的人围住。说我非法营运,将车暂扣,并要罚款2万元。”袁华明说。

面对处罚,袁华明随即托关系找熟人想尽早把车子弄出来。几天前,他委托的一个熟人要走了4000元,说可以摆平此事。这个熟人称,其中3000元作为罚款上交,另外1000元分别买了500元的油卡和500元购物券,交给客运管理处的一名书记。

在此期间,袁多了个心眼,将双方对话录了下来,并把这个影像资料交到郑州市交通委优化办。之后,车辆很快就归还了,4000元也被熟人退了回来。从车辆被扣到归还,整整用了29天。

还有一个车主叫李淑军。据她介绍,3月7日,她的车停在郑州火车站自家超市门口卸货,来了两个人说要去南站运货。她不同意,可对方还主动帮其卸货,临走时扔下30元钱。“车子根本没动,就被客运管理处的处罚为涉嫌非法营运。”通过中间人运作,李淑军花了6000元将车弄了出来。后来,随着她不断投诉,中间人又把这些钱全部退回来。

李淑军称,她的车被扣在陇海西路停车场8天,取车时被告知每天收费20元。交了160元停车费后,停车场未开具票据。待开车时,她发现丢了半箱油。停车场工作人员赔偿了120元钱。

既然涉嫌违法为何不作处理就归还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