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擅自灌肠致老太肛肠穿孔 家属索赔200万

后经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出具的报告显示,患者是“弥漫性腹膜炎致多脏器感染,重度黄疸,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此后,肇庆一院不服,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级人民法院经过审查认为“原审裁定正确,原审法院依法对本案有管辖权,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2010年11月11日)。

林伟坚认为,母亲的过世是由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不当诊疗行为直接导致的。

肇庆一院还辩称灌肠不可能导致肠穿孔,之后采取保守治疗,是因为考虑到患者存在肾功能、心功能不全,不利于手术等症状。期间,家属也申请了省内外的外科专家会诊,专家也认为应该采取保守治疗。

之后医院做了腹腔导管引流,抽出了大量带血丝的黄色黏稠液体。林伟坚询问院方可否让母亲转院至广州市的大医院,肇庆一院坚持“保守治疗”。

尽管在肇庆一院的花费最低,但原告认为其母亲罗结带的死跟肇庆一院的关系最大。肇庆一院在未经病人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给病人灌肠,导致病人休克。在明知病人被灌穿肠之后,故意隐瞒真相,放弃了手术治疗,而采取了保守治疗法,并劝阻病人转院治疗,从而延误了治疗,对罗结带的死负有不可退却的责任。

老人灌肠后休克

在3家被告医院中,患者罗结带在肇庆一院的医疗费接近6万元,在中山六院的医疗费为47万元左右,在中山一院的医疗费为86万余元,再加上3家医院的外购药,医疗费用总计160多万元。

“保守治疗”是否恰当?

庭后,林伟坚对于肇庆一院拒不承认错误的行为表示很遗憾。他向记者反映,其母亲罗结带转到中山一院之后,肇庆一院曾于去年3月19日、3月23日和4月1日,分3次向罗医疗账号每次打入10万元。

可是“小动作”并未结束。法庭在传第二位证人李明出庭时,一名旁听席上的男子先出去了。过了十几秒钟,也没见证人进来。书记员打开门时发现,法庭门口该旁听男子正在和三名证人说话。法官很生气,当即表示,第二位证人李明不用进来了,而是让第三位证人黄擎雄出庭。

原告林伟坚在起诉状中提出,3家医院赔偿医药费、精神抚慰金等总计203万余元,并要求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起诉三家医院索赔203.5万

2
月28日下午4点,一起涉及三家医院和一条人命的医疗纠纷,在广州天河区法院第五法庭正式开庭。

不过后来,鉴于李明参与过治疗,法庭还是传唤他出庭作证。

此案错综复杂,涉及3家医院:被告一为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位于广州天河区,以下简称中山六院);被告二为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位于肇庆市,以下简称肇庆一院);被告三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位于越秀区,以下简称中山一院)。

“刚才说过规定了,做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们如果这样子,那这证言也就无效了!”法官正色道。随后她要求马德奎站到法庭中央回答问题。

“这不是心虚这是什么?”林伟坚愤愤地说。对于此事,肇庆一院在答辩状中声称,“被告出于人道主义,为患者向中山一院先行垫付医疗费30万元”。

“法官,他在教他说!”还没说几句话,旁听席上的一位老年妇女大声地抗议。坐在证人马德奎左手边的男子低下头去。

法院管辖权之争

去年1月3日晚,林伟坚的母亲罗结带住进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肾内科。她患有贫血和慢性肾功能不全症状。经过治疗后,老人病情好转。

法庭审判长当庭驳回了关于管辖地的质疑,而在此前,关于这个问题的纠缠已经僵持了2个多月。

昨日庭审中,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三名医生出庭作证。

肇庆一院在答辩中首先对天河区人民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质疑,认为原告在起诉中称肇庆一院的诊疗是导致其母亲死亡的直接原因,因此本案主要侵权行为发生地应在被告所在地肇庆市。另外,原告母亲在中山一院死亡,侵权行为和侵权结果都不在天河区,因此本案不属于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管辖。

昨天,该案在天河区法院开庭审理,原被告双方最大的争议聚焦在“乙状结肠何时断裂”、“保守治疗是否恰当”等方面。

从去年8月份起诉到如今开庭,大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然而,母亲因住院而离开人世的阴影却一直蒙在被告林伟坚(死者罗结带之子)心头,他坚持要为母亲的死讨一个公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见南方农村报2010年3月16日相关报道《医生擅自灌肠老太肛肠穿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