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信号“无服务”的大山深处,什么“魔力”让他们深深扎根

来源:解放军报记者部·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任斌、刘晨、韩冬

图片 1

图片 2

手机信号“无服务”的大山深处,什么“魔力”让他们深深扎根

11月23日,以“影像·变迁”为主题的2018包河国际摄影周在安徽包公园拉开序幕。武警安徽省总队合肥支队推送的影像故事《那山
那兵》从近万件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国际摄影展唯一的一组军旅题材作品。

■中国军网记者 李晶

图片 3

图片 4

该作品以支队六中队王铁执勤点官兵乐守深山履职尽责为故事原型,创作者为士官徐伟,一名在基层部队摸爬滚打10多年的老兵。解放军报社摄影美术编辑室主任、《解放军画报》社长王传顺专门为该作品作序。

武警安徽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下坑营地外的远山。中国军网记者李晶摄

图片 5

“山巅扎营盘,云深有人家;哨响呼点名,黄犬应声啼。”

(任斌、刘晨、韩冬 摄影报道)

这里是皖南的大山深处,每天云雾缭绕、泉水叮咚。每天清晨,伴随着响彻云霄的呼号声,武警安徽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官兵会准时准点升起一面五星红旗,迎着朝霞,日复一日。

徐伟

不久前,中国军网记者一行来到了这个中队,倾听官兵们扎根深山、奉献青春的故事。

徐伟,安徽当涂人,2003年12月入伍,现为武警安徽总队合肥支队四级警士长,新华社、中新社、人民图片、视觉中国、光明图片等媒体签约摄影师。

“很幸运,皖南的万顷群山给了我信仰的高度”

先后参与奥运安保、春运执勤、军事演习、抗冰救灾、抗洪抢险、扑救山火等重大军事活动宣传报道。2013年至2017年连续6年被武警安徽总队表彰为“新闻宣传先进个人”;2016年被光明图片授予“全国十佳优秀摄影师”称号;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3年荣获武警部队新闻最高奖“中国武警新闻奖”。

早上8点多,记者来到中队驻地。中队有山下的队部和山上的上坑、下坑三个营地,其中下坑海拨近1000米,是安徽省内海拨最高的执勤点。距离营区最远的哨位有近3公里,哨兵们一天要来回四趟,一年下来光鞋子就要穿烂好几双,两年兵当下来相当于一个长征的距离。

云分割线

记者跟着副大队长孙睿晞沿着林荫中蜿蜒的山路上行,沿途不时见到有碎石滚落。眼瞅着手机信号变成了“无服务”,看着记者求助的眼神,他随手摘下路边鲜红的野果子递过来,笑着安慰道:“放心吃吧,纯天然的。手机信号就不用找了,找不到的。”一路上,他和记者聊了起来…….

前 言

原来,孙睿晞是华东政法大学的国防生。四年大学生活,他领略过东方明珠的风采,见证过现代都市的喧嚣。毕业后被分到大山里,在平台上的一个执勤点任排长,眼瞅着手机信号渐渐从满格变成了“无服务”,才得知山里手机没有信号,报纸也要延迟3天才到,常年难见生人。那时,他在上海有个相恋多年的女友,后因山里没有信号,两人沟通交流困难而最终分道扬镳。

赤胆忠心展示将士风采,铁血光影凝聚强军映像。

来中队7年多,每一次能调离时他都坚定地选择了留下。手机没有信号,他和战友们每月就在信纸上写下对家人的思念,然后等待着山外的回信;训练执勤的闲暇,大家会学习一门乐器,打打篮球,看看书;每隔一段时间,大家会组织一起去喊山,朝着群山大声喊出心中想说的话……

青年军旅摄影师徐伟,是一名在部队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兵,也是一位非常“接地气”的摄影人。他常年奔波在基层一线,风里来,雨里去,忙碌的身影始终穿梭在弥漫着炮火硝烟的演训场,用镜头聚焦一幅幅火热的军营生活画面,用光影刻画一个个生动的军中铁汉、巾帼英雄形象,用影像展现了新时代革命军人的风采,展示人民子弟兵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良好形象。

谈话中,他的一句颇具诗意的话让记者印象很深:“很幸运,皖南的万顷群山给了我信仰的高度。”他们脚下的这方热土,是洒满鲜血的英雄土地。当年红军主力长征后,当地游击队在无给养、无外援的情况下,像种子一样深深扎根于此,不断生长,不断发展。至1949年3月组建的山东军区某部的一中队正是执勤二中队的前身。

感人心者,莫过于情。在摄影创作中,徐伟可谓是个“拼命三郎”,再危险的演习场他都要去,再艰苦的哨所他一“蹲守”就是十天半个月。为什么要这么拼?一切都缘于他对军营的热爱,对官兵的真情。他把自己对战友的全部情感都凝聚在每一次按下快门的“咔擦”声中,他拍摄的每一张照片,都是有温度的。

一路上,随性的几个大学生新兵也打开了“话匣子”。他们告诉记者,刚下队那会手机没有信号,没有网络,周围环境艰苦,还真不太适应。现在却庆幸能够来到这里,入伍前对军人的认识只有抽象的“铁血”两个字,从未想过“铁血”是从艰辛中,从坚守中磨砺出来的;以前对养育之情的理解就是一件衣服一碗饭,现在在一笔一划写成的家信中读懂了亲情,更读懂了其中沉甸甸的分量。如果说生活是个天平,天平的一边以前只有亲人和朋友,现在天平的另一边有了哨位,有了战友……

这组摄影专题,展现了武警安徽总队合肥支队六中队王铁单独执勤点官兵的风采。这些大山里的“守油兵”,担负着国家某油库的守卫任务,他们长年累月与钢枪为伴,乐把大山当家园。扎根艰苦不言苦,甘守寂寞不寂寞,官兵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执勤中,燃烧壮丽的青春岁月。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却知道为了谁。官兵们把对党的忠诚、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融于默默奉献之中。

图片 6

光影无声,情溢军营。徐伟怀着对驻守大山里战友们的崇高敬意,先后5次上山,同山里的战友生活40多天,用纪实的拍摄手法,细腻的镜头语言,全程记录“守油兵”的执勤、训练和生活等画面。他的镜头中,有官兵披星戴月坚守阵地的忠诚与担当,有官兵练兵备战淬火成钢的血性与激情,也有官兵初为人父暂别妻儿的铁骨与柔情。这些都无不彰显了当代军人的赤子之情,诠释了子弟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中队官兵在喊山。中国军网记者 李晶摄

让我们,谨以这组影像故事《那山 那兵》,向最可爱的人,致以崇高的敬礼!

“我就是深山里的一个‘南瓜’,没有想过离开。”

——王传顺 解放军报社摄影美术编辑室主任、《解放军画报》社长

不知不觉中,记者在一个拐弯处看见蓝天之下迎风飘扬着一面红旗,下坑营地就在坐落在那里。一到营地,班长张新富就带着记者看他们的“宝贝”:刚长出来的南瓜苗,普通的南瓜苗为啥就成中队的“宝贝”了?他像是看穿了记者的困惑,讲起了南瓜的故事……

《那山
那兵》这组影像故事,展现了武警安徽总队合肥支队六中队王铁执勤点官兵的风采。这些大山里的“守油兵”,担负着国家某油库的守卫任务,他们长年累月与钢枪为伴,把大山当家园。官兵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履职尽责,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守中燃烧青春,为国防建设作出了他们的贡献。

十几年前,营地环境恶劣。上下坑的官兵物资供应困难,为了改善生活,当时的司务长张平根在乱石缝里撒上些许土和南瓜种子,没想到竟然长出嫩绿的南瓜芽儿。这给官兵们带来了希望,在他们的精心照料下,芽儿长成藤蔓,开出花儿,并在秋天里结出一个个金黄的大南瓜。

下面,让我们来欣赏《那山 那兵》部分作品

图片 7

图片 8

官兵们在墙角种下育好的南瓜苗。

王铁执勤点房坐落在桴槎山半山腰,在树木植被的簇拥下宛若世外桃源。

“石头缝里种南瓜”,这个落地生发在官兵身边的生命奇迹深深激励着大家,中队的南瓜因此成了在艰苦环境下昂扬生长的代名词,也成为这个中队传承至今的精神财富。直到现在,官兵们仍愿意用“南瓜”形容自己。

图片 9

采访中,老兵王红强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队官兵的这种落地生发的扎根精神也在他身上体现的尤为充分。

桴槎山一年四季景不同,这条路官兵不知走了多少回。

作为在中队驻守时间最长的兵,如今已是四级警士长的他每一天都在打破自己创下的记录。入伍至今,他已与深山为伴14载。说王红强有传奇色彩,一点儿也不为过。2006年的一天,他在单独执勤点执勤时突发急性阑尾炎。他咬牙坚持等待接班战友的到来,被送进医院时浑身已经痛得麻木;2009年的一个夜晚,一条毒蛇钻进他的被窝咬伤了他,导致深度昏迷。一次次的与死神擦肩而过,他都挺了过来,不仅没有因此想要离开大山,留下的心反而愈加坚定。

图片 10

面对一次次走与留的抉择,王红强次次选择了后者,14年坚守着这片脚下的土地,他亲历了寒冬腊月艰难时大家采野果改善伙食的艰辛,夜里盖着被子冻得瑟瑟发抖的情形,也走过了大家一起用锄头一点点从乱石中开辟出菜地的时期。训练场里大家斗志昂扬的状态,荣誉室里满满地奖牌,他都是亲历者和见证者。当记者问道是什么支撑他走到现在时,他只回答了一句,“我就是深山里的一个‘南瓜’,从没有想过离开。”

穿越火障训练中,大学生士兵余培锐虎虎生威血性十足。

“大黄是我们的亲人,也是我们的战友”

图片 11

图片 12

官兵充分利用山地开展五公里武装越野训练。

副大队长孙睿晞给记者展示他平时上哨拍的毒蛇照片。中国军网记者 李晶摄

图片 13

山里的盛夏,烈日炎炎。野猪常在山沟里来回穿行,蛇出没也是常有的事。有时,炊事员早晨起来打开冰箱就会有一条蛇蹦出来。在雨后,山路上的蛇尤其多,战士们上哨得拿警棍把它们挑到旁边的草丛里,再继续往前走。其中不乏有些是竹叶青、五步蛇之类的毒蛇。听到这里,记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一个小战士似乎看出来端倪,淡定地说:“到处溜达的一般都没毒,况且我们还有大黄‘开道’呢。”

巡逻官兵在山里经常会搜获到盗猎工具。

图片 14

图片 15

大黄受伤前与战士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