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徒步-在加德满都的日子(之一)

在Thamel的披肩店里,几乎每个商人都会强调他们的东西是handmade,花了三个月甚至六个月完成,听太多也就不感到奇怪了。如果你坚持自己的出价,你的预算很低而且你所剩的钱也不多了,他们的报价也会一路下跌,千万不能折换成人民币来思考,如果想着凭这手工真是便宜啊,那是在和你自己的人民币过不去。成交后,通常你们就是朋友了,握手是必不可少的,但他们的手都是软绵绵的,无力而苍白,让你怀疑他们的诚意,多少都会让人有点失望,为这不完美的结局。

城市徒步――在加德满都的日子

一次进到一家店,见店主正在招呼一帮老外,逛了一圈也没见着什么适合的正想离开。他赶紧拦住并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们,如果当天在他店里买东西绝对会拿到个好价格。好奇心油然而升,问原因。居然告诉我们那天是他的生日,还信誓旦旦地拿出写着中文的留言本。这,这,这……可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骗术!面对这个天天都过生日的老板,笑着告诉他,在我们国家有个习俗,生日的人反过来是要给别人送礼物的(实在也是糊乱编的,要不看他那架势,一时半会儿别指望能离开)。他哑然,半宿也没想出什么措辞才让我们得以逃之夭夭。

作者:忙并快乐着

在pokhara认识F纯属偶然,因为去Trekking前要添些装备,走进Phewa湖对面的户外店。F是隔壁工艺品店的伙计正串着门,热心地帮我们出着主意,他很幽默,英文也好,语速快,反应更快,不一会儿我们就混熟了。他拿出小板凳招呼我们一一坐下,支使着他的老板泡红茶给我们喝(我们都笑倒,他的老板像是他的伙计,而他更像是他老板的老板)。F其实还算帅,只是不太上照(所以就不打算上传他的照片了)。兴许是他的热心冲昏了我们的头,欣然接受了他推荐的porter,还兴冲冲地邀请他们共进晚餐。事实上这个让我们一路与其斗智斗勇的问题porter,实在是被他吹得过于好了。以至于结束Trekking重回Phewa湖边让我们见到F也无言以对,场面一度有些许尴尬。但最终考虑到中尼两国的友谊不能毁在我们手里,还是决定向他谈谈我们的感受,无论他是否认同。后来每次路过他的店,他依然热情地招呼着,自然的表情,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还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去他家吃他做的手抓饭。其实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实在是假得可以。但同时我们也真切地感受到他热爱生活、爱他的母亲,享受生活带给他的乐趣。

飞向加都(2007-2-14)

大勇,龙背包客栈的掌柜,把他列为商人行列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他是在尼泊尔的中国商人嘛。初去尼泊尔之前,同行的MM在他家订了房,说好是400Rps一晚的,到了那里价格却变成了600-700,而且房间也实在不怎么样,真让人不爽。说白了,这晚的住宿也是整个尼泊尔行性价比最低的一次。走在路上听到很多中国客都在抱怨他的信誉问题。第二天赶往去Pokhara的汽车站,因为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大清早,正担心赶不上车,手忙脚乱着,却见有辆出租车已停在门口候着,核对着我们的房间号,虽然这车的来由最终也无从考证,但大勇好歹也是个细心人,那一刻感动并温暖着我们的心。

我看着关公像前的香火还未燃尽,心有些着急,计划好12点准时出门打车去浦东机场。这炷香是求旅途平安的,应该不会着火吧,家里可要一周没人了,阿姨要月底才能重新上班。还是没能坚持到香烧完就和Angel下楼了,还好小区里就打到了车,不用拖着两个大箱子走到小区门口了,箱子里面除了衣物外,还特意塞了一个Tommy的桶型空包和三大包糖和巧克力,哈哈,包是特意为购物准备的,据说尼泊尔的东东可是便宜哦!我和Angel可都是购物狂。糖和巧克力是给小孩准备的,后来几天的经历证明非常对。前两年去过西藏给小孩糖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他们的幸福好简单,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因为要求太多才会烦恼,所以现代都市人很难快乐,得到的越多随着而来的烦恼也就越多。我在MSN起了名字其实忙倒是真的,快乐的时候却是很少。这次决定去尼泊尔也是听说哪里的人和国内很不同,虽然贫穷但是很快乐――really!!

都说相由心生,在中国我们会以人的面相来判定一个人的好坏,但在尼泊尔这个方法是失效的。有时他们笑,你却无法看透,有时他们看起来是真诚的,其实却不然。为了生计而奔波着的人,你无法去指责他们,有时候穷,的确让人无能为力。

花了136元,四十分钟赶到浦东机场,还好没到全国人民统一放假的时候,机场虽然繁忙但远没到拥挤的份,心里又是窃笑,同志们辛苦了,哥们这次就不遵守国家规定,不统一行动了,呵呵。找到K换票口,有两个柜台,已经都排了十几个人,看到人数显的稍少的那条队伍前面有十几个箱子排着,这是陷阱――旅行团,由导游统一换票。立马排到另一条,心里窃笑――经验呀。等了二十几分钟,已经到了下午1:20了,三点正起飞的航班现在还没换登机牌?又想起尼泊尔皇家航空的赫赫盛名,上次我哥他们去加都飞机可是整整推迟了一天才飞呀,尼泊尔国家太穷,虽然美名为皇家航空,但是飞机破旧,而且就这几架,坏了必须等这架修好,晕!

图片 1(花了三个月手工制成的披肩)

不知道是不是关公显灵,我们的航班在一点半开始换牌,尽然在两点四十分就登上了飞机,等到三点一刻开始飞向我心中的理想之国――尼泊尔。飞行时间六小时(时差2小时15分钟,有点怪,有零有整)飞机确实不怎么样,不过间距还好没有像有些国内航空,号称座位间距符合国际标准这么紧扣标准――超窄,而且在最后六排我还发现了传说中的吸烟座位,让我这个烟民在这无聊的路程上可以吸烟――舒坦,看着有些老兄喝着免费各种酒,抽着烟,还真是个自由国度。我以前看到飞机的座位把手的烟灰缸总想既然不准吸,干吗还搞个东东又费钱还老引诱我犯错误。对了如果下次兄弟们的飞机是准点的就不用强求窗边位了,啥也看不到,飞越雪山已是晚上了吧。

到加德满都已是当地时间七点半了,灯光还算灿烂,但还是没有飞机廊桥,等摆渡车到达出口,还真是挺朴素的机场,就像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机场,上了二楼开始过关,分落地签和已有签证,中国人都排在已有签证,来时看网上看到很多国人觉得又受到不公平待遇,其实也不竟然,国家签注方式大多是要求对等的,现在估计更多尼泊尔人想到中国打工。而且后来听说落地签要30美金,其实在上海签证很方便,在领馆填张表交两张2寸照片60元人民币等五天搞定,急得话加点钱还可以加快。机场海关官员看起来有点严肃哦,其实还是很客气,我们这些人很快都过了海关,好像没人受到刁难和索要小费,上次到金边也是看了很多网上的介绍海关黑暗,心里忐忑不安,我想这些都是特殊情况吧,只要自信合法不用太担心,遇到问题冷静处理就行,语言不是关键问题。出海关后拿上行李一出门有点小晕,通过携程订了YAK
&
YATI当地最好的酒店之一,但是携程不能帮助安排酒店接机。只能自己打车去酒店,门口马上有人喊着100卢比,150卢比到市区,这时还是经验,看到机场就有的士站柜台,就上前报了酒店,告诉我们300卢比,然后劝说我们不要上门口拉客的,其实也就30几快人民币,还是省点麻烦吧,后来和龙游客栈老板大勇聊起来这事还真是对的,哪些低价司机其实是拉客到他们介绍的酒店,如果你不住的话车价会涨的很高。大家来时最好订客栈酒店时都要求来接一下,其实市区过来也就20分钟,而且大多客栈接机都是免费的,我们来时Angel在网上和大勇聊过。

付完钱(在机场换了30美金折合1900多卢比,汇率不太好),上了一辆类似昌河的小面包,司机应该不会英语,一路无话开向酒店,刚下过雨,路面潮湿,街灯昏暗,感觉就像回到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北方城市。大概20分钟在穿街走巷后,来到一条灯光还算明亮的街,转过一个弯后,终于到了网上号称加都第三座宫殿――YAK五星级酒店。好像不如期望的这么好,酒店有些旧了,不过携程价格还不错676元RMB。我们定了两晚腐败一下,后几天就计划搬到大勇的龙游客栈,我希望旅行能多些变化,毕竟我们是来度假享受人生的,不想太紧张钱,我们平时要担心的事已经太多了。。。

进房间放下行李,就只冲酒店内的赌场,听说这里赌场里有免费吃喝,假如还能小赢一点的话,嘻嘻。。。没想到因为是情人节晚上有表演,要买门票,每人800卢比。但是他们解释门票可以换成赌注,有点像国内门票提供一杯饮料。进去一看,直接傻眼,这不就是一乡村俱乐部吗?基本上全是本地人和有些类似印度人,几乎没有游客,就七八个中国人在赌21点。家具看起来非常老土,荷官手法非常很不专业,洗牌竟然是把牌在桌上摊开,用手呼啦呼啦,哈哈。。

一共也就十几张台面,人却很多。在中国人打的21点台面看了一会,我就拉着Angel去看看吃的吧,既然赌就是这样了,还是吃饱再说,倒是自助餐,就在表演台旁边,有米饭,面条,一种薄脆饼,和一些咖喱的豆子和蔬菜,种类还算有十来样,也有当地甜品和酒水饮料,但是没有座,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也加入取食队伍,胡乱拿了一些站在舞台旁边吃边看!味道实在一般,我们的情人节晚餐,很特别!表演倒是很热闹,又唱又跳,还有本地RUB,尼泊尔人表演的也很高兴,看的人也很投入,不过和平时看的澳门赌场秀比起来,更像自娱自乐。过了一会可能来了贵宾,赌场竟然就在舞台下站立的人群中摆放了一张桌子和布置还餐具,精细到红酒杯和水杯,真是怪异。

觉得有点累了,我们很快输完了门票钱,回房间享受我们的五星级大床。心里开始默默期待明天我们的之旅,到底是美好的希望留下(就像多年前第一次丽江之行,2005年再去却发现已经没有了我的香格里拉,为什么美好的东西总是这么脆弱),还是just
so 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