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方达面临最大危机事件 马喜德涉案显管理漏洞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赵娟
4月22日,易方达基金[微博]公司总裁刘晓艳就公司货币基金经理马喜德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召开媒体沟通会。

  李隽 邹新

  根据检察院起诉书,马喜德等人涉案金额总共高达35亿元,其中涉嫌损害易方达旗下基金利益的交易有1笔、利益金额117万元。

  “2013年3月,多种风险因素出现变化……从而打断经济复苏的进程。”“投资者可以适度拉长组合久期,以反映经济下行风险因素增多的现实。”这是马喜德今年4月9日留下的基金经理手记,但遗憾的是,这是其留下的最后一篇手记。随着债市黑幕“严打”风暴愈演愈烈,马喜德成为了又一个倒下的“圈内”人。

  刘晓艳表示,易方达对马喜德涉案并被取保候审一事是由4月19日媒体报道后才知情,目前公司已注销其基金经理资格,该案仍未宣判,如果最终法院认定此笔交易损害基金资产,公司会承担相应责任。

  马喜德案东窗事发,4月22日易方达就此事件发布情况说明,根据检察院起诉书,该案件涉嫌损害公司旗下基金利益的交易有1笔,金额117万元。而易方达基金[微博]公司总裁刘晓艳昨日对媒体表示,公司此前对此毫不知情,马喜德一直正常上班,其涉案的多数交易并非在易方达任职期间发生。

  易方达部分公开了此笔涉案交易的细节,而其最终如何判定也引起了债券投资圈的广泛关注。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总监认为,从公开的这单笔交易看,法院如何判定此笔交易和后续违法交易的关联性是关键,此案的审判对债券投资行为的规范具有指导意义。

  曾请假受审

  而对于易方达,在职基金经理、投资骨干已被涉案起诉并取保候审可能一年之久,公司并不知情,这应是这家大型基金公司近年来最大的一次危机事件。

  4月19日,有媒体报道称,马喜德利用职务便利演绎“空手套白狼”,用公司35亿元资金投资为团伙牟利4900万元,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宁乡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该案已于3月11日开庭审理。案发时马喜德主动自首,退还了2000多万的获利,后被取保候审。马喜德在法庭上否认犯罪,由于案情复杂,涉案金额巨大,法院将择日宣判。

  涉案交易发生在任职首日

  4月19日中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曾致电易方达基金市场部门负责人,对方称马喜德一直在正常工作。但到了当日晚间,易方达基金便紧急发布公告称“马喜德因其个人行为已被公诉并经法院开庭审理,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已公开的检察院起诉书内容显示,马喜德等人的涉案行为发生于2008年3月至12月。而易方达强调,马喜德等人涉案总计35亿元中,仅有一笔发生在该公司,并公开了交易记录。

  对此,易方达一位高管对记者表示,当时公司管理层刚刚看到马喜德出事的报道,起初并不相信,不过后来查实以后,就重新公布了相关信息。

  2008年5月,马喜德加入易方达,7月1日正式开始管理易方达稳健收益和易方达货币两只基金。但正是易方达公开的部分交易记录透露出,马喜德的涉案时间恰恰是在公告他刚刚出任基金经理之际。

  易方达方面称,“截至4月19日媒体披露此事,马喜德从未向公司报告其涉案情况。而2013年3月11日~13日马喜德以亲属病重为由请了事假,因此其3月11日出庭受审时公司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交易记录显示,“易方达稳健收益基金按99.2921元的全价价格分销买入080010国债,持有5天后于上市首日以99.3564元全价价格卖出该券,相当于以4.73%的约定借贷成本融出资金,而同期7天回购利率均值为3.2643%,基金获益199252.11元。此后四个交易日该国债的中债估值全价分别为99.1142元、99.1664元、99.1787元、99.0512元。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同案人员之后再次卖出该债券获利117万元。”

  对于马喜德案,刘晓艳表示,易方达没有跟长沙摩根直接交易,对跟易方达不相关的事情并不了解;而马喜德涉案的多数非法获利,并非在易方达任职期间发生。

  这一段交易记录中暗含三点关键信息。

  资料显示,马喜德曾任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资金营运部人民币交易处投资经理、金融市场部固定收益处高级投资经理,易方达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助理、稳健收益债券型基金基金经理。

  首先,涉案标的透露了涉案时间。WIND数据显示,080010国债于正是于2008年7月1日上市,而马喜德在“持有5天后于上市首日”卖出债券。也就是他在上任易方达基金经理的第一天,即出现了可能的违法交易。

  而一位从银行资金交易部门跳槽到基金固定收益部门的分析师向本报称,目前债券市场被调查的从业人员,其实大多都有银行固收业务的工作背景,因为银行在资金、人脉和券源等方面都有最好的资源,而券商和基金可以提供更好的待遇,在债市大发展之际,纷纷来银行挖人,有不少涉案者被调查的时候可能已经跳槽到了这些机构任职。

  第二,从易方达选择公开此笔交易的这部分数据看,易方达意在强调,该公司仅涉案一笔交易,且该笔交易并未直接亏损,反而为基金持有人带来了199252.11元的盈利。

  若损害基金利益将追溯

  从其描述看,该笔交易为“打新债”交易,其按照认购价格99.2921元买入,上市首日后卖出价为99.3564元。相当于“以4.73%的约定借贷成本融出资金,高于同期7天回购利率均值为3.2643%”,这看似是一笔无风险收益。且易方达又强调,其卖出价格高于随后四个交易日的中债估值。

  刘晓艳表示,早在2011年就有相关部门来易方达调查取证,当时公司调查了马喜德的交易记录,并没有发现问题。

  不过记者咨询多位债券投资人士,他们大都表示,上述单笔交易披露的数据的确难以判断交易是否存在问题。

  易方达公告称:“马喜德于2008年5月被我司聘用,其涉案行为发生于2008年3月至12月。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在马喜德所涉案件中,涉嫌损害易方达旗下基金利益的交易有1笔,利益金额117万元。”

  银行间市场债券价格涉及估值全价以及平均结算全价等,加权平均结算全价为实际成交价格不过还涉及到每笔的交易量,一般不剔除异常交易。

  易方达提供的交易记录显示,易方达稳健收益基金按99.2921元的全价分销买入080010国债,持有5天后于上市首日以99.3564元全价卖出该券,相当于以4.73%的约定借贷成本融出资金,而同期7天回购利率均值为3.2643%,基金获益199252.11元。此后四个交易日该国债的中债估值全价分别为99.1142元、99.1664元、99.1787元、99.0512元。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同案人员之后再次卖出该债券获利117万元。

  WIND数据显示,7月1日当天,080010国债当天的估值全价为99.1424元,低于其卖出价20多个基点,不过其当天真实成交的加权平均结算全价为99.7904元,反高于其卖出价约40个基点。而就在7月2日,其加权平均结算全价最高为100.2649元。

  “最核心的是基金资产有没有损失,”刘晓艳表示,“如果法院认定这117万是对基金资产的损害的话,我们肯定是会相应地进行处理,会找当事人进行追溯。”

  一位基金经理指出,这笔交易的交易价格和估值价格偏差不大,问题可能不大,但如果和加权平均结算全价差别大,就还要对比当天的债券价格的逐笔结算价,有时候中债估值也存在偏差,还要对比当天同期同类债券的成交价,还可以看做市商的双边买卖报盘价格。

  而对于未能及早发现马喜德涉案的情况以及由此引发投资者的不安,易方达方面表示,“深表歉意”。

  但是,易方达并没有公布更多的细节。

  对于公司内部风险防范,刘晓艳表示,公司有询价机制,主要是看成交的价格是不是市场价格,还有交易对手的资质也要作判断,债券的交易一般都知道交易对手,不过对手不明的情况也存在。另一方面,目前公司并没有其他交易员涉案。

  记者了解到,证监会基金部的监管标准是,基金公司债券交易价格一旦偏离超过中债收益率曲线上下30个基点,即被视为异常交易,中债登公司每周与证监会交换数据,证监会要求基金公司对异常交易作出说明。相对比,央行将债券价格与其估值偏离2%以上即200个基点,界定为异常交易。

  华南一家知名基金公司相关人士认为,对基金公司而言,目前需要保证投资和交易的隔离,做好内部的风险控制;而债券市场中的丙类户(非金融机构法人)的结算清算都是由银行来负责,往往基金公司能看到的只是甲类户(商业银行),无法知道真正交易对手,这就很可能会藏匿很多违规行为,有关方面应当在对丙类户的监管方面有所改进,以防范这类灰色交易发生。

  在债券一对一的撮合交易中,每一笔债券交易价格还受到当日利率和交易方资金供需的影响。例如,如果基金遭遇大笔赎回,可能导致资金需求急迫而大幅低于估值价格卖出债券,此种情况被认为属于合理交易。

  (记者王艳伟对本文亦有贡献)

  刘晓艳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2011年公安机关曾到公司调取过一些交易记录,但当时的交易记录“公司内部看不出什么问题”。

  由此,第三,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紧随此笔交易的“同案人员之后再次卖出该债券获利117万元。”也就是说,这117万元不发生在上述这笔交易中,关键是卖给了谁,而此前的这一笔交易是否为掩盖后续交易行为的虚假交易?

  刘晓艳强调,目前案件仍未宣判,公司最关注的是是否侵害了持有人利益,而如果法院判决其交易行为侵占持有人利益,易方达将承担对相应责任。

  判断一笔债券交易价格偏差是正常的流动性问题引发还是虚假交易历来是监管难题。

  绝大多数基金公司内部都会规定,不能与丙类账户做交易,而实际上,丙类账户本没有交易资格,可见的交易记录都是丙类账户委托的甲类或乙类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