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存在

进入专题: 圣经
 

第001讲神的存在_教义神学中神论的地位

段德智 (进入专栏)
 

我们现在开始讲路易斯·伯克富,Systematic
Theology,系统神学,这一本20世纪30年代写的系统神学的教科书。

图片 1

其实伯克富著作了《系统神学导论》,另外一本的著作Introductory Volume to
Systematic
Theology。这一本是讲什么是神学、启示论、普遍启示、特殊启示和圣经。这本书的内容,我们已经有录音跟录像的。那一本导论的书有大概180页。

  在《宗教学导论》中,缪勒曾经将宗教二分为“以经典为基础的宗教”和“没有经典的宗教”。他认为摩西教、基督宗教、伊斯兰教、婆罗门教、佛教、琐罗亚斯德教、儒教和道教都属于以经典为基础的宗教。[①]经者,常也;典者,范也。故而,一个宗教的经典乃一个宗教长期奉为典范和依据的著作也。因此,作为对宗教进行哲学思考的宗教哲学不仅应当对宗教现象进行哲学思考,而且还应当对对宗教经典进行哲学思考。在这里,我们将对基督宗教的经典《圣经》做一番哲学考察。
  我们的总题目是:《圣经》之道。在这个总题目下,我们着重讲两个问题:一是我们人何以能够认知和言说“《圣经》之道”?一是“《圣经》之道”究竟有那些具体内容?前者涉及的是认识论问题,后者涉及得更多的是本体论问题和伦理学问题,是对“《圣经》之道”的一种类型学研究,将依次扼要阐述“创世之道”、“立约之道”、“肉身之道”和“末世之道”。
  第一节《圣经》之道的认知与言说:“一月之月”与“水月之月”
  在讨论和阐释《圣经》之道问题时,我们首先面临的是一个认识论问题和语言学问题,也就是我们人何以能够认知和言说《圣经》之道的问题。因为我们人能否认知和言说其实是一个我们人讨论和阐释《圣经》之道的资格问题。倘若不先行解决或澄清这个问题,我们对《圣经》之道的任何讨论和阐释也都势必会遭到无尽的质疑。
  一、“圣经之道”乃上帝之道或作为“道”的上帝
  《圣经》之道是一个既复杂又简单的问题。往复杂处说,决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把它讲清楚明白的,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而且即便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我们人也未必能够把它讲得清清楚楚和明明白白。
  但是,倘若往简单处说,则我们便可以说,所谓《圣经》之道所意指的实际上就是《约翰福音》中所说的那个“道”。
  《约翰福音》第1章第1节说:“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
  根据这句话,我们便可以更进一步说,所谓《圣经》之道实际上也就是“上帝之道”,也就是《圣经》中所内蕴的上帝之道,更确切地说,所谓《圣经》之道也就是整部《圣经》显现给我们人的那个上帝之道。而且,作为《圣经》之道的上帝之道归根到底就是上帝本身。
  二、惠施难题:“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当决心言说上帝之道时,我们人就会遭遇到著名的惠施难题。这就是:我们人不是上帝,我们何以能够认知和言说上帝和上帝之道。
  惠施(公元前390-317年)是我国战国时期著名的哲学家和逻辑学家。有一天他和庄子(约前369-286年)在一条叫濠水的河的桥上欣赏河里的鱼。当时,庄子指着桥下的鱼说:“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庄子的意思是说,鱼儿在水里游得悠闲自在,无拘无束,这说明鱼儿很快乐。惠施马上反驳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其意思是说,你不是鱼,你怎么就知道鱼的快乐呢?庄子接着反驳说:“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其意思是说,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呢?惠子回答说:“我非子,固不知子也;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他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你,所以就不能够知道你;而你本不是鱼,你的不知道鱼之乐,就完全可以肯定了。[②]
  按照惠施的逻辑推演下去,我们就可以说:我们人不是上帝,所以,我们就不能够知道上帝,从而也就不能够知道上帝之道,既然不可能知道上帝之道,则我们也就根本无从言说和讲解上帝之道。
  其实,这个问题即使在当代也被巴特等一些基督宗教神学家以非常尖锐的方式提了出来。
  巴特(KarlBarth,1886—1968年)是20世纪最著名的基督宗教神学家之一,有人将他与奥古斯丁、安瑟尔谟、阿奎那、路德和加尔文并列,足见他的地位之尊。巴特不仅很有思想而且也很有勇气。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德国的福音教会极力鼓吹纳粹主义,极力为希特勒独裁政权效劳。这时,巴特挺身而出,与人组织和领导了“德国忏悔教会”,公开反对对希特勒的偶像崇拜,强调对上帝和上帝之道的信仰。他的基督宗教神学思想被称作危机神学、辩证神学、新正统神学,也被称作上帝之道神学。其基本任务就是专门研究上帝之道。但是,他的结论却是:上帝是一个“全然相异者”,“从人到神,无路可通”,即使我们通过耶稣基督,通过《圣经》,我们人也不可能达到上帝。上帝对于我们人,永远是一个“隐匿的上帝”(Deusabsconditus),即使在耶稣基督身上,上帝也是作为“未知者”被人知道的。[③]
  不难看出,巴特的难题,从认识论的角度上看,其实也就是惠施的难题,也就是惠施和庄子当年所讨论的难题。
  三、惠施难题之破解:上帝已经给人们“显明”
  但是,惠施难题本身也有问题。因为它包含有一个悖论。这就是,当他发难时,他是以肯认对方的某个观点为前提的。因为他反驳庄子时,他的说法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他所提出的问题的症结似乎并不在于庄子是否或能否“知鱼之乐”,而是在于庄子是“如何”“知鱼之乐”的。而当时庄子也正是这样来揭发惠施难题的悖论性质的。庄子最后回答说:“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之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他的意思是说;“请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话题上,你问我‘你怎知鱼之乐’这句话,就证明你已经知道我之所知才向我发问的。既然你能知我,我为什么不能知鱼呢?告诉你吧,我是在濠水桥上知道的!”[④]
  现在,我们用同样的逻辑模式来考察一下巴特的难题。
  巴特难题的主要根据在于强调神人之间的差异性,强调人不是神,故而我们无从认知和言说上帝和上帝之道。但是,巴特难题的症结在于,既然人不是神,既然人不知道上帝和上帝之道,那巴特何以知道上帝是“全然相异者”。当我们说另一个人与我们自己不同时,显然是以我们认知这个人,并且通常是对之有比较深刻的了解为前提的,倘若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对他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则我们就没有资格这样说。因此,当巴特说上帝是“全然相异者”时,那就表明他不仅知道上帝和上帝之道,而且对上帝与人的差别、对上帝之道和人之道的差别是有深刻地认知的。既然如此,巴特说“从人到神,无路可通”,说即使通过耶稣基督,上帝对于我们也是一个“未知者”和“隐匿者”,就显然不合逻辑了。因为说一个“未知者”与我们自身不同,显然说不通。
  说我们对上帝一无所知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因为要是我们对上帝一无所知,甚至连上帝的存在与否也不知道,那你还信什么上帝,那还有什么宗教可言?因此,我们人对上帝总是多多少少有所知的。
  19世纪德国有个著名的哲学家,叫费尔巴哈(Feuerbach,1804-1872年)。他认为我们人是能够认识上帝的。他的根本理据在于人创造了神。费尔巴哈原先也是一个基督宗教徒,但他后来成了一个无神论者和人本主义者。他主张:“并非神按照他的形象造人,……而是人按照他的形象造神。”[⑤]假如神是人造的,则人之知道神就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了。这是因为创造者总是熟悉受造物的。一个木工不可能对他打造的凳子一无所知,一个作家也不可能对他写出的作品一无所知。但是,费尔巴哈的这个观点在座的未必认同,因为费尔巴哈的人造神的观点是反基督宗教的,是你们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不过,他讲的道理却是值得大家体味的。
  那么,我们现在就从各位能够接受的观点出发,从《圣经》出发,来批评巴特的观点,来讨论上帝的可认知性问题。
  首先,巴特用以论证上帝不可知的大前提是不怎么可靠的。我们前面指出,巴特用以论证上帝不可知的大前提是上帝是“全然相异者”。他的这个说法就很有问题。我们知道,关于神人关系,《圣经》里有一个非常基本的观点,这就是“肖像论”,把人说成是上帝的肖像。肖像固然不是原型,但肖像之为肖像却正在于它与原型之间有某种相似性。既然如此,我们怎么能说上帝是“全然相异者”呢?人与上帝之间肯定是既有异也有同的。说上帝与人“全然相同”固然不对,但是为了反对这种相同论而主张“全然相异”显然也具有同样的片面性。《圣经》里把这一点讲得非常清楚,不容置疑。《创世记》第1章讲:“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上帝就赐福给他们。”[⑥]这里说得很清楚,“上帝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而且,上帝这样做也不是偶然的,无缘无故的,是有其想法或理由的。上帝之所以这样造人,一方面是为了让人因此而有能力称颂上帝,另一方面是为了让人因此而有能力管理地球。不然的话,他就完全有理由将地球的管理权不是交给人,而是交给海里的鱼、空中的鸟或者地上的蚂蚁。上帝之所以没有这样做,就是因为在他看来,在他的所有造物中,只有人是他按着他自己的形像造出来的,是最尊贵的。
  巴特还有一个观点,说上帝是“隐匿的上帝”。诚然,上帝并不是像我们面前的一张桌子和一张纸那样现成地摆在我们面前,但上帝却也并非总是对我们人隐而不显的。其实,整个自然界,整个人类历史,甚至整部《圣经》也都表明,作为终极实存的上帝是始终在向我们人显示他自己的。《创世记》显示的不是上帝的全知、全善和全能吗?《出埃及记》显示的不也是上帝的全知、全善和全能吗?亚伯拉罕100多岁后还能够生6个儿子,若不是上帝的旨意,有谁能够做到这一步呢?若不是上帝的神迹,以色列人能够在没有船只的情况下度过红海走出埃及吗?正因为如此,耶和华就亲自对摩西说过:“我要显我一切的恩慈,在你面前经过,宣告我的名。”[⑦]
  诚然,我们人毕竟不是神,我们也不可能用肉眼直接看到上帝,直接看到上帝的五官,看到上帝的面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上帝始终对我们是隐而不显的。事实上,上帝始终都在向我们显示他自己,我们人总是可以通过上帝的作为,通过他的造物认知到上帝和上帝之道的。保罗在《罗马书》中把这一点讲得非常明白。他说:“上帝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上帝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⑧]按照自然法原理,上帝的永恒法,上帝在创造我们每个人时,就都刻写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上了。这样,我们每个人因此也就都有责任、都有义务按照上帝之道行事。一个人倘若不按上帝之道行事,干坏事,他自己就应当承担责任。但是,如果照巴特的说法,我们根本不知道上帝和上帝之道,则我们干了坏事,也就不存在对不住上帝的问题了。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上帝对我们的根本要求是什么。而这也就是保罗所批评的“推诿”。而且,即使我们一时对上帝刻写在我们心上的自然法缺乏觉知,但我们作为受造之物总是要与许多受造之物打交道的,从而我们便总是可以通过这些受造之物而“晓得”上帝的永能和神性的。所以,保罗强调说,我们人是“无可推诿”的。因为我们人是或多或少地知道上帝和上帝之道的,是或多或少地知道上帝的永能和神性的,从而我们干坏事,总是带有几分明知故犯的成分的,都迟早会感到内疚的。[⑨]
  按照《圣经》的说法,我们人不仅能够认知上帝和上帝之道,而且也有可能言说和讲解上帝之道。《使徒行传》第18章曾经谈到一个名叫亚波罗的人给人讲解“上帝之道”的事情。经文中写道:“有一个犹太人,名叫亚波罗,来到以弗所。他生在亚历山太,是有学问的,最能讲解圣经。这人已经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训,心里火热,将耶稣的事,详细讲论教训人。……他在会堂里放胆讲道,百基拉亚居拉听见,就接他来,将上帝的道给他讲解更加详细。”[⑩]这就是说,人只要“放胆”,就能够讲道,就能够“讲解”上帝之道。《使徒行传》第28章还记录了保罗在罗马城给犹太的首领讲上帝之道的故事。经文上写道:“他们和保罗约定了日子,就有许多人到他的寓处来,保罗从早到晚,给他们讲论这事,证明上帝国的道。”[11]保罗不仅给犹太的首领们讲解上帝国的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现在我们就进入到系统神学本身,也就是说从神论开始的那本Systematic
Theology系统神学。伯克富他可能按照他的传统,把导论的部分分开另外一本书出版,结果那本导论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出名,系统神学这本,就非常的畅销,一直到今天21世纪,这本系统神学是应该是1936年第一版面世的。

进入 段德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圣经
 

那系统神学这本书里面有分神论、人论、基督论、圣灵与救赎论、教会与恩据,means
of grace,和末世论,六大部分。

图片 2

这六大部分,很明显的的一部分,就是神,Doctrine of
God.神论又分了两部分:神论的第一部分就是神的存有,the being of
God,就是说神本身,神论 讲神本身。然后,神论的第二部分是上帝的作为的the
works of God。上帝本身the being of God,是神论的上半。

我们来看这个详细的大纲: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data/866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神的存有,就是神自己,the being of God,又分好几个大题目。

第一神的存在,神存在吗?我们为什么相信神存在的?神的存在可以被证明吗?有没有人不承认神的存在的,他们又是怎么样的相信的?这个神的存在,第一章。

第二章是神的可知性,神的可知性。那这里就讨论到神是不可知或者不可透知的,英文是incomprehensibility。但是神却又是可知道的,knowable,knowability。那有些神学家是不承认神是可知的、他是全然的他者。这个是神的可知性的那一章,第二章。

第三章,原著的第41-46页,神的存,就是这神自己和他的属性,他诸多的属性,存有就是他本身和他的属性之间的关系。

第四章很重要的,就是圣经里面神自己用什么样的名字,来自我介绍、自我启示神的名字。这四章。

第五章、第五第六第七章是讲上帝的属性,上帝有哪一些的性格、哪些的本性、哪些的属性。第五章,就是讲属性的概论。第六章是记神的不可传递的属性。不可传递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人没有的。神没有把这些的属性赐给我们,没有传递给他所造的被造特。

第七章是上帝可传递的属性,这些我们人多多少少或者少少少少有一点,当然我们有这些,跟上帝有这些属性是两码事。我们按照他的形象造的,简单的做我们是他的形象。但是神,有这些的理性方面的知识方面的属性。神的知识、神的智慧、神的真理,神有他的道德方面的属性、他的良善,也就是包括他的爱、恩典怜悯忍耐,神的圣洁,还有神的公义。最后还有神主权方面的的属性,就是他的主权和他的旨意。

最后的第八章是三位一体。

这样子,神的神论的上半就结束了。下半是讲神的作为。我们先预告一下,神的作为里面的有分好几章:第一章的是神永恒的计划,神在永恒里面已经计划好一套的计划,那第一章就是解释神的计划、他的本性。第二章,就是下半的第二章是讲预定。这里所说讲的预定,还没有讲到神预定哪一个人得救、哪一个人不得救。这个是讲神一般的对全宇宙的预定。关于谁得救不得救,叫作election,拣选。

好,这个第二段,是预定。第二章的预定。

第三章是创造论,神的创造。

第四章是神创造灵界,也就是说神创造天使,包括后来堕落的天使。

第五章神创造物质的世界。神创造的物质的世界,人说什么没有创造人的那段?那个放在人论那边。

最后的第六章,是神的护理。什么叫作护理?就是说神不但创造了整个宇宙,他每一秒钟都在统治管理、托住这个宇宙,也与他同在。所以神的作为这一段,是从神的永恒的计划这个角度来讲。

既然神是这样的一个神,他用这些的名字,耶和华、神。主、父亲等等,来启示了他自己,既然神有这些的属性,他是永恒的、不变的、无限的,他是全然的、智慧、公义、圣洁等等,这位神他在永恒里三位一体的神,他计划着什么?答案是他计划了要创造宇宙、他计划了要掌管、管理宇宙每一秒钟、每一个角落。那这个整个就是神论。这个是宗教改革以来,改革中传统给我们一个很强的神论。

各位可以发觉这个神论,这么坚强的关于神的观念和很坚强的启示论,很坚强的圣经观,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相信这么崇高的上帝,是因为圣经是可靠的、是神所默示的、是每一个字都是无谬无误的,因此我们相信圣经并宣告神是这样一位神。

反过来,既然神的主权、掌主权的神,所以当然他所提示的话,每一个字都是默示的无谬无误的。所以启示论和神论是我们基督教信仰的双重的基础、双重的柱石,是双重的,我的意思是说一个基础的两个层面。所以启示论和神论,把它结合在一起,我们的信仰,关于救恩、关于耶稣是谁呀,人是不是全然堕落等等这些问题,就好解决很多了。

当然很多时候我们跟一些对改革宗神学不太熟的弟兄姐妹或者慕道朋友,他们都喜欢谈预定。谈到预定的,其实另外一个很好的起点,就是谈话的出发点是人的完全的堕落。但是得讲来讲去,最后还是需要回到究竟圣经里面那位上帝是怎么样的一位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