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强险:千元保费万层浪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5月17日 00:58 人民网-人民日报

  孙勇算了一笔账:我国机动车保有量达1亿多辆,按保守的数字1亿辆算的话,只要投保率达到80%,每年交强险保费收入就能达到800亿元。以交强险的最高赔付6万元计算,根据交通部公布的事故数量,每年赔偿总额不会超过200亿元。扣除税金、管理费、手续费等费用开支(合计不超过200亿元),交强险一年至少有400亿元的利润。而这违背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中规定的“总体上不盈利、不亏损”原则。

交通事故统计,赔付额最高每年也只有177亿元左右。余下的620多亿元,扣除税金、管理费、手续费(合计不会超过200亿元)后,还会有400多亿元的结余。

  ——对于每一辆投保车辆,交强险并不是像商业车险那样,每年累计赔偿总额不得超过最高保额赔付;可以在一个保险期内,也就是一年内多次赔偿,每次赔偿的最高保额都可以达到6万元。

  在刘家辉眼中,交强险主要存在“三宗罪”:无责财产赔偿,使有责方获得合法的“不当得利”;费率构成、厘定程序及决策过程不透明,使保费过高,保障过低;从交强险保费中提取救助基金加重投保人负担等。

  4月27日,一纸诉状,北京首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勇把中国保监会告上了法庭。之前,孙勇向保监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并于4月17日向保监会提供8份证据,认为交强险每年有400亿元的暴利。

  交强险还有“黑幕”?

   
北京教授称交强险400亿暴利结论缺乏根据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农村保险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庹国柱教授为我国某地区的交强险实施情况算了一笔账。他认为,从去年7月1日到去年底的半年时间里,该地区共收取交强险保费1.2亿元,赔付却只有500多万元。交强险费率有被高估的可能。

  “保监会的职责是保护投保者利益,如果交强险有不完善的地方,解决问题我们将责无旁贷。”他表示,有律师对交强险有一些不同的认识,这是社会对交强险制度的关注,将有助于这项制度的发展和完善。

  孙勇,北京首信律师事务所律师,主要从事保险和人身权利两个领域的研究。此前的4月6日,他向保监会提交了一份“撤销交强险赔偿限额规定”的行政复议申请,指责交强险每年有400亿元的“暴利”。

    曲哲涵 娄和军

  从去年7月1日才开始正式实施的交强险,是我国正式推行的第一个法定强制保险,但实施不足一年,却接连遭遇“暴利”、“信息不透明”的讨伐。

    交强险遭质疑
保监会回应:交强险暴利只是猜测

  随后的4月27日,上海保监局人士在该局一季度新闻通气会上表示,2006年上海的交强险是亏损的。这位人士提醒,不能依据一个地区,或者某个公司的数据就认为交强险存在“暴利”。他表示,保险产品的理赔有滞后性,所以也不能简单根据所谓赔付较低就认为交强险可能存在“暴利”。

  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袁力前不久对媒体表示,按照有关规定,保监会应当每年对保险公司交强险业务进行检查,并向社会公布。今年7月,在交强险经营业务满一个完整年度以后,保监会将对各个公司的交强险经营情况进行一次全面的核查,并将统一向社会公布全行业交强险的经营情况,同时按照保险公司整体盈利和亏损情况,要求或允许保险公司调整保险费率;当调整保险费率的幅度较大时,保监会将进行听证。

  据新华社信息
5月8日,孙勇再次向保监会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这已经是他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下称“交强险”)问题第三次向保监会“发难”了,炮轰的对象是交强险的“中介代理制度”。

  二、公安部以及交通管理部门公布的案件数量,并不能简单等同于事故车辆数,更不能等同于交强险赔偿的次数。这是因为:

  声讨声浪

    相关新闻

  两份境外上市的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人保财险”)和中国平安保险公司(下称“

  ——交通行驶中经常发生的、也是交强险赔偿次数较多的“事故”是轻微剐蹭,可这些“事故”不一定被公安部或交通部门统计在案。

  马红漫撰文指出,据人保财险4月18日年报披露,该公司2006年净保费收入为556.16亿元人民币,较2005年增加了4.2%。他认为,该项增加主要是由于去年车险净保费快速增长,而车险保费的骤增则是交强险业务的带动使然。平安保险的年报也显示,2006年公司产险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0.48亿元人民币,比2005年增长148.3%。而此前的2004年、2005年,平安的产险连续两年承保利润均为负数。

   
保监会:交强险预计7月降价

交通事故中,都涉及两车或多车,往往一起事故,涉及多家公司、多份赔偿。

平安保险”)的年报,更让学者马红漫得出“交强险的实施使保险公司借此脱贫”的论点。

  不久前,中消协也正式表态,希望由国家发改委来参与主持交强险费用听证。

  此外,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还指出,现行的交强险条例和费率是依据保险公司单方面提供的数据和资料制定的,监管部门和公众都处于信息劣势,因而无法保证保险公司、政府、车主、第三者的利益达到平衡。他认为,作为强制性保险,交强险应该让更多的公众参与讨论,监管方应该将交强险费率的制定过程及实施情况公开透明化,以使消费者明明白白掏钱,实实在在受益。

  交强险暴利400亿元

  孙勇认为,目前我国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农村保险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庹国柱教授为我国某地区的交强险实施情况算了一笔账。他认为,从去年7月1日到去年底的半年时间里,该地区共收取交强险保费1.2亿元,赔付却只有500多万元。交强险费率有被高估的可能。

  5月8日,孙勇又将矛头指向交强险“中介代理制度”。孙勇认为,作为强制保险的交强险与一般的商业保险存在本质上的区别,根本不需要采用中介代理制度。

  从去年7月1日才开始正式实施的交强险,是我国正式推行的第一个法定强制保险,但实施不足一年,却接连遭遇“暴利”、“信息不透明”的讨伐。

  面对社会各界对交强险“暴利”的质疑,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袁力4月23日表示,7月1日会对外公布经营情况,如有大幅调整将召开听证会。

  ——绝大多数

  持类似观点的还有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的刘家辉律师。她认为,有关公司和部门应尽快公布各项数据,并采取听证会等公开形式赋予投保人充分的发言权和决策参与权。只有通过公正、公平、公开的价格审议程序,才能使交强险赔偿责任合法、费率合理、价格公道、责任限额合适,以符合交强险立法本意和宗旨。不仅如此,刘家辉律师还继孙勇之后,也向保监会“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