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行业证监会发布《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点评:CDR规定落地临近,龙头券商做市交易可期

事件描述:

事件: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的通知》,5月4日证监会发布《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简称《管理办法》)并公开征求意见,《管理办法》对存托凭证的发行、上市、交易作出安排和规范,为后续沪伦通采用存托凭证互挂方式交易做好规则准备。

   
5月4日,证监会发布《存托凭证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对存托凭证基本制度作出规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龙头券商做市交易可期。《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三点内容:1)发行存托凭证需要具备证券承销资格的证券公司承销,投资者购买以非新增基础证券为基础的存托凭证以及中国证监会规定无需由证券公司承销的其他情形除外。我们判断CDR
发行主要仍采用新增基础证券的方式,即融资的方式,因此CDR
发行对于证券公司来说是2018年证券承销保荐业务的重要增量。根据申万宏源策略团队的估计,CDR
初步融资规模为1700亿,单均融资规模在120-250亿左右,考虑阿里巴巴发行ADR
承销费用以及发行规模接近的国泰君安承销保荐费用,我们预计CDR
承销保荐费率在1.25%-1.50%之间,对应承销保荐收入贡献在21.3-25.5亿之间,由于2018年CDR
发行主要集中在中信证券等几家券商,因此龙头券商受益更为显著;2)存托凭证在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也可以按照有关规定采取做市商交易方式。与承销保荐业务相比,证券公司从事CDR
做市交易获取价差收入才是核心。虽然短期可能仍是以交易所自由交易为主,但我们判断证券公司为CDR
交易做市是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一方面证券公司作为承销机构,具有获取CDR
的优势,以及在对股票分析研究和定价上具有优势;另一方面,证券公司对CDR
做市有利于保持流动性,以及降低境内外证券可能出现的价差,同时,CDR
做市交易为证券公司整个做市交易业务的发展做铺垫,促进整个机构交易业务的发展,逐渐对标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国际一流投行。龙头券商从承销业务开始便具有优势,后续做市交易的优势也有望延续;3)存托人可以由中证登及子公司、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担任,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的资质条件后续由银保监会和证监会另行规定。

    事件点评:

   
细则尚待明确,为沪伦通启动做好准备。此次征求意见稿及配套细则仍需明确的内容包括:

   
支持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推动沪伦通的顺利开通。《管理办法》一方面为优质创新型企业上市融资,通过发行存托凭证回归境内市场做出制度安排,充分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需求;二是CDR管理办法也为“沪伦通”项目奠定制度基础。

    CDR
定价,发行比例以及是否能与基础证券自由兑换等,这些规则的明晰是未来CDR
交易平稳开展、保持较高流动性以及市场稳定的重点。《管理办法》的落地也为年内将要开通的沪伦通交易做好制度准备,我国资本市场逐渐对外开放,证券公司投行业务、跨境业务以及做市业务出现增量,利好证券公司长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