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赌网址资本跳舞,网剧几何?

视频网站内容成本维持快速增长:我们预计,2018年爱奇艺、腾讯、优酷三大视频平台的内容成本将增长50%以上,内容采购总投入可能超过700亿元。优酷是三大平台当中最激进的,爱奇艺上市之后也拥有了足够的资金。在内容品种上,综艺节目的投入增速将超过剧集。
自制内容并不影响剧集行业的大局:我们估计三大视频平台2018年的内容预算将有60%以上投向自制剧集和综艺。但是,绝大部分自制内容仍然由影视公司承制,自制剧集的头部化趋势不可逆转,单价将逼近甚至超过头部电视剧的水平。对于剧集公司来说,自制模式将大幅改善其现金流状况。
PGC模式将促使剧集行业“两极分化”:三大视频平台发布网剧分账计划,PGC分账模式将成为腰部网剧的主流。这一模式的优势是:让剧集公司的收入与终端消费者挂钩,促使它们迎合观众需求,降低视频平台风险。今后,剧集行业将出现头部剧集公司和腰部PGC公司“两极分化”的局面。

继《纯洁心灵》碰瓷豆瓣闹出笑话之后,近期,一悬疑犯罪网剧《白夜追凶》在豆瓣上演了截然相反的一幕,不但被打出9.1高分受到网友追捧,甚至上了微博热搜,不少人激动表示这是今年看到最真诚的一部网剧。

   
“3+2”视频平台的最新竞争格局:2017年以来,优酷拿下了许多独播头部内容,MAU和付费用户均大幅增长,爱奇艺、腾讯只能见招拆招。三大视频平台内容同质化,用户重复率很高,竞争白热化。B站在二次元垂直市场建立了用户黏性,很难被同行复制。芒果TV也希望成为垂直平台。

也难怪,细数这几年网剧市场推出的作品,数量庞大,但拥有好口碑的却是凤毛麟角,各种高概念低制作辣眼睛的网剧一度被观众口诛笔伐。于是当有内容精良的作品出现,这种喜悦异常明显,要知道一部好作品既是对观众的尊重,也是这个市场匠心文化的证明,而此次《白夜追凶》的走红无疑让人们视线又转向了这个有光有暗的网剧行业。

    投资建议
大型视频平台盈利遥遥无期:爱奇艺等三大视频平台仍将面临内容成本居高不下、头部内容单价不断上涨的困境。虽然近年来爱奇艺探索了游戏发行、娱乐直播、视频与电商互动等新商业模式,但是尚未对收入产生足够贡献。爱奇艺、腾讯、优酷三足鼎立的局面可能只有通过并购整合解决,但是我们估计这种整合不可能在短期内发生。

资本总会在适当的时候换个壳跳舞

   
垂直视频平台越独特越美妙:B站已经迈出硬核二次元、扩张至泛二次元市场,后续扩张将非常谨慎,以免影响社区调性。B站核心用户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忠诚度,目前的难题在于找到下一款《FGO》量级的爆款IP。快乐购(芒果TV)依托湖南卫视的强大内容,希望建立独特的垂直平台,或许能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TVB,但是尚未大功告成。

可以看到,随着IP大潮汹涌袭来,内容付费登上风口,不管是哪一家企业,都在扩张变现渠道。而对于影视行业来说,作为重要内容支柱的网剧显然是一个必争之地。根据中投顾问预测,至2018年,国内网络剧从版权、电影、游戏3方面变现的市场空间可达650亿元。

   
大型剧集公司还有两年黄金时期:华策影视、慈文传媒等头部剧集公司仍将享受三大视频平台内容投入大战的红利,即便产能无法大幅提升,也能受益于头部内容单价的上升。自制内容的普及不会影响剧集公司的收入,反而会有助于改善经营现金流。当然,PGC模式的崛起会造就一批新的互联网剧集公司,在长期可能改变剧集行业的生态。

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空间摆在眼前,背后自然少不了资本的戏码。一边是越来越多的影视制片公司如华谊兄弟、工夫影业加入到网剧制作中,另一边则有各大视频网站如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等纷纷与新兴影视制作方合作推出花式作品冲击市场,在这期间网剧市场又衍生出了新的盈利模式。

    风险提示
监管风险,其他娱乐内容竞争风险,制作成本上升风险,并购整合风险。

首先,分账模式是当下主流的盈利门道,即先定好保底价满足制作,再通过广告和营销等其它手段来进行分成。例如爱奇艺就实行了会员付费期分账、贴片广告分账以及植入广告分账,其中分账比例由制作方和出品方商议决定,据悉在网剧满足每季12集,每集不低于20分钟的基础条件下,爱奇艺会把各大网剧分为A、B、C、D四档,不同的档位则对应不同的价位进行分账。而腾讯视频和搜狐也不甘落后,都在试水分账模式。

从作品上看,《妖出长安》、《我的蠢萌老公》《命运规则》、《傻根进城》等网剧分账都取得了明显的盈利成果,数据显示《妖出长安》最终分账收入就已超过1600万。而值得一提的是,从明面上看,分账模式是各大视频平台的游戏,但实际上受益更多的还是那些小型网剧制作公司,毕竟低门槛、内容精良、具有市场感染力的PGC类作品更容易在网剧分账模式中获利。

再者,不同于传统网络剧广告植入、片头片尾、版权出售以及付费点播等盈利模式,VIP排播模式也成了一种创新的盈利渠道。例如爱奇艺早在15年6月播出自制网剧《盗墓笔记》时就采用会员差异化排播成为了该模式的最早实践者,并引爆了第一批VIP会员。之后其前传《老九门》上线,又带出了新的网台联动发展模式,即通过会员付费抢先看和先网后台的播放形式改变了两种平台对电视剧的首播话语权。

可以看到从以前布局传统影视到现在发力主流网剧,资本总会在适当的时候进场跳舞,它们换了个外壳,却也能将舞蹈演绎得“惊天动地”。而在资本加持下,网剧行业渐成规模。

头部平台朝细分方向挺进,背后主角仍是BAT的资本推手

网剧市场得以在短时间内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视频网站的推动,而目前网剧IP大行其道,视频付费也随之走向高速增长阶段,据悉截至2016年,视频网站有效付费会员已经达到7500万,预计今年这个数字将达到一个亿。

如今视频网站已经成为网剧市场的主导力量和原生驱动,其中爱奇艺、优酷视频和腾讯视频视频分别依靠BAT强大的渠道资源优势站稳市场第一梯队,而搜狐视频、聚力传媒和芒果TV等网站则紧随其后。

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今年8月,爱奇艺出品网剧数量最多,为58部,占比10%,腾讯系紧随其后,出品网剧54部,优酷系仅出品了39部,不过腾讯视频和优酷虽然在上新数量上难敌爱奇艺,但两家有近一半的新增剧播放量赶超1亿大关,优酷网剧总播放量更是突破180亿,独霸鳌头。

不过现在网剧行业已经走到了淘汰赛阶段,这三大视频网站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虽已难以撼动,但随着网剧“天花板”的越来越高,这个市场不但挤进来越来越多的视频网站玩家,更有庞大的传统影视公司进场收割流量,在多方势力的重装下,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等头部平台不得不开始朝类型细分化的方向挺进。

优酷:集中精力推超级剧集

在今年优酷的春季发布会上,优酷正式发布了它的超级剧集概念,从行业角度来说,超级剧集的推出显然是对阿里生态体系的营销资源和商业模式的进一步探索,如果做得好,超级剧集便能够帮助优酷和阿里大文娱体系获得口碑和盈利方面的双向提升,同时也会降低优酷今后获取内容的难度,并吸引更多内容制作团队与优酷合作。

但反向推论,优酷的出品被限定了“超级”的框架,如果没有接连的爆款去支撑这一设想,那么优酷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它既要考虑在某个时间段内没有优质网剧出现所带来的高成本投入低收益的亏损,又容易陷入今后市场控制失衡的困境,况且优酷在一定程度上还需与做出更多的商业价值延伸才能实现真正的盈利。

根据8月中旬发布的阿里巴巴2018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以优酷土豆为核心的阿里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营收为40.81亿元,虽然同比增长30%,但经调整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亏损为17.48亿元(约合2.58亿美元)。而根据财报显示,这一亏损主要归结于优酷土豆的内容并购成本增加,因此优酷系目前仍然面临较大的挑战。

不过现在《白夜追凶》这一爆款,已经为优酷的超级剧集打响了名声,从《白夜追凶》的案例上来说,优酷所拥有的渠道资源提升了优秀剧本脱颖而出的概率,而平台整合营销的能力则保证了作品最终的发行效果,在这种前提下,网剧的制作方就可以摆脱高价聘请小鲜肉的泥潭,用更扎实的演员去赌最终的收视率,这也是行业发展中大有裨益的一种模式,对于优酷来说若是不断能推出精品爆款,或许能衍生出更大的市场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