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护航行动完全不同于西方式炮舰外交

图片 1
解放军155毫米重型榴弹炮编队

  中新网1月4日电
著名军事战略问题专家彭光谦少将今日做客新华网接受专访时表示,中国军舰赴亚丁湾、索马里护航是和平外交而非”炮舰外交”。

  每年当我们公布国防预算的时候,总是刺激许多国家评论家的想象力,对中国的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意图做出种种歪曲的解读。2011年度中国国防预算约为915亿美元,增幅为12.7%。这一消息在国际上引起了意料之中却在情理之外的反应。有些人甚至认为,中国增加军费的举动可能导致亚洲地区的军备竞赛。

  彭光谦指出,现在有人说“是不是郑和回来了”,“中国海军是不是蓝水海军”,是不是中国搞“炮舰外交”,这就有点说的远了。这和过去的炮舰外交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前外国通过炮舰来开辟殖民地,用它的炮舰,把它的意志强加于人,这才是炮舰外交。今天中国的舰艇出去是和平外交,就像当年郑和,他就是和平外交,带着瓷器、茶叶跟人家交流。这次中国军舰出去是维护和平使命,和西方的炮舰外交完全沾不上边。中国军舰到远洋执行护航任务,并不是中国军事战略发生什么变化,国防政策的防御性没有变,并不是说走远一点就是进攻性了,海军的近海防御政策也没有变。整个海上的力量中心仍然在近海,不在远海,中国是一个陆地大国,也是一个海洋大国,陆海是一体的,海洋是陆地的一个战略屏障,是它的第一前沿,保卫陆地的一个前沿。

  无论是从国际安全环境出现的新挑战,国家利益拓展对军事力量建设与运用的新需要,还是国防与军队建设自身内在需求的牵引,中国增加国防预算都无可厚非。

  彭光谦介绍说,这次护航是中国海军走出近海跨出的很大一步。对于它的历史意义,还得等完了以后再看,现在不急于把它的历史意义、战略意义讲的太多太满。这次执行护航任务,第一是履行国际义务。海盗是一种公害,就是一种国际恐怖主义,人人得以诛之,联合国要求各个国家在联合国框架下,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基本原则,以及联合国关于打击索马里海盗的四个决议精神来履行我们的国际责任,去对待这个公害。作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中国有义务、有责任履行安理会作出的决议。

  当前,国际安全环境总体稳定,但是局部地区动荡,有些地区,特别是中国周边许多热点问题存在着危机升级,甚至导致军事冲突的危险,为了保卫国家的安全与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国需要加强自己的军事力量。

  彭光谦说,最近几年索马里海域海盗非常猖獗,过往船只受到的绑架、勒索逐年上升,已经到了不打击不行的地步。中国经济这几年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每年经过亚丁湾这条海道的油轮、货轮不少,受到袭击、勒索的也不少,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在这里受到严重威胁,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责任来保护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现在不是讲人权吗,中国人在海外的人权受到威胁了,解放军不能置之不理,是不得已而为之,不去不行,要维护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要保护中国人的人权。

  与此同时,各种非传统安全威胁有增无减,索马里海域的海盗依然活动猖獗,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任务对中国军事力量的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至今,中国已经向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派出了第八批护航舰艇编队。这些舰艇编队在海外执行任务所需经费是在国内的正常经费数倍,有些项目甚至数十倍。从目前来看,在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的任务可能要常态化。

  彭光谦指出,这次护航,应该说中国海军是有能力、有把握的,当然它也是一个新的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过去任务相对单一,面对的是全面战争威胁,现在威胁的强度降低了,但是威胁的领域宽泛了,威胁的形态多元化了,所以要执行多元化的安全任务。反恐、打击走私、护航,这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重要使命。

  最近,我国政府派出军用飞机与军舰执行撤回我们国家在利比亚的人员任务,也是要消耗军队的正常经费。今后类似的任务还会继续出现。同时,为了应对新的安全挑战和安全威胁,都需要加大相关装备、训练等诸方面的投入。

  12月26日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由海南三亚出发前往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此次护航的主要任务是保护中国航经亚丁湾、索马里海域船舶、人员安全,保护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组织运送人道主义物资船舶的安全。担任此次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编队由“武汉”号导弹驱逐舰、“海口”号导弹驱逐舰、“微山湖”号综合补给舰组成,并搭载两架舰载直升机和部分海军特战队员。

  从国内因素来讲,中国关注民生,提高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作为社会重要组成部分的解放军广大官兵也有一个提高生活质量的问题。

  相关专题:中国海军赴索马里海域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