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带财险规模收缩转型路:退出车险裁员九成

  其次,在客户服务方面,为了落实、完善后续服务,维护未到期保单客户的合法权益,作为史带集团与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全面合作协议的一部分,由太平财险的下属机构对应承接未到期保单的后续服务。

票选好银行:由新浪网主办的“2015银行业发展论坛”定于7月9日在京举行。作为年度盛会的重头戏,“第三届银行综合评选”正火热进行中,欢迎投票![参会报名]

  张兴:公司转型既是市场化改革的必由之路,也是公司股权转制后的直接结果。转型过程中,如何让离开的员工得到合理的补偿,让原有客户的合法权益得到妥善保护,让留下的员工把心留住,减少组织震荡,维护住公司的声誉?这既是我和经营班子高度重视、认真思考的问题,也得到了史带集团的高度重视和积极支持。

  “暂停商业车险业务后,四级机构基本没有存在的必要。”张兴告诉记者,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除了公司的营销队伍,经代、经销商等中介渠道较多,保费来源多样化,“但在中小城市,业务的主要来源是公司的营销队伍,而这些营销员以车险销售为主,公司暂停车险业务后,营销人员出于收入方面等考虑陆续选择离开。裁撤三四级机构实现人员优化后,公司业务下降营业支出自然大幅下降。”

  差异化战略

  据消息人士透露,支出剧降的主要原因除了外资化后的精细化管理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机构和人员的裁撤。

  第三,在员工安置方面,我们同外资股东进行了很好的沟通,尽可能给予员工相对较好的补偿。同时,充分发挥公司党委和工会的作用,层层配合,加强与员工的沟通、协调,取得员工的理解,确保不发生群体性事件。同时,我们向太平财险相关分公司积极推荐,帮助我们安排、接收了一些销售人员和管理员工。

  据史带财险2014年年报显示,史带财险去年盈利3486万元,而2013年史带财险亏损1.6亿元。记者通过比较数据发现,2014年史带财险营业收入、营业支出都有大幅下降,分别下降2.5亿元和3.8亿元,营业支出下降更为明显。

  2011年,作为上海金融国资国企改革的总体部署,大众保险引入史带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双方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史带集团入股占20%,并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

  裁撤机构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公司规模的急剧缩小。张兴告诉记者,2011年史带保险入股大众保险时,公司约有2400名员工,包括约1400名营销人员和1000名左右管理人员。去年年初,公司暂停商业车险业务之前,公司有1400多名员工,现在史带财险总人数是350人左右,这其中流失或优化的人员主要是业务人员和分支机构的管理人员。

  《中国保险报》:今天,保险市场化改革日益深入,险资被定位到服务社会与经济发展全局的高度,这些对于史带财险的机遇与挑战是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三四级机构裁撤之后,二级机构将主要承担营销任务,管理功能会进一步弱化。“因为业务重点和客户群的变化,今后工作人员都要转向非车险业务,不仅要了解和熟悉非车险业务,而且要提高英语沟通等多方面能力。对于新机构的开设,公司也会本着成熟一个申请一个的审慎原则,逐渐扩大机构覆盖范围。”张兴表示。

  从大众保险到史带财险

  对此张兴表示,2014年史带财险的机构、人员有大幅缩减,特别是三四级机构裁撤仍在进行中,预计年内基本裁撤完毕。

澳门网赌网址,  张兴:从监管者到企业高管,这是一个很大的角色变化。我的感受就是身处改革时代,每个人都必须与时俱进,不断顺应角色转变,才能不被时代所淘汰。我长期从事监管工作,彼时,更多考虑宏观监管、行业发展、消费者利益保护等等。作为公司的领导,更多考虑市场发展的趋势,如何适应市场的发展,取得发展先机。要考虑经营主体的效益,要平衡公司股东、员工、客户等多方面的利益等等。在商言商,必须要改变思维方式,与时俱进。以我们公司为例,我加入时还是外资经营的国有控股的中资保险公司,有其特殊的经营管理模式。随后,公司转制为外资控股的保险公司。尽管是同一家公司,由于公司股权的变化,公司的经营策略、经营模式、企业文化等等,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个人的角色定位也发生了变化,也必须无条件地适应、接受这种变化!面对快速发展的市场环境,无论是作为监管者,还是行业高管,都要勇于面对市场,迎接挑战,与时俱进。作为一家成长过程中的外资保险公司的董事长,我必须积极顺应公司治理结构的变化,积极引领公司的转型发展,这是领导者的责任。

  从目前看,上海分公司车险业务经营情况良好,因此唯有上海分公司继续保留车险业务。但据业内人士分析,虽然没有砍掉上海车险业务,但史带财险车险业务进一步萎缩的可能性极大。

  张兴:大公司的确有品牌优势、人才优势、资金优势、规模优势等等。但是中小公司仍然可以有所作为,走出一条具有自己特色的差异化发展道路,关键是不要以己之短攻人所长。例如,2014年公司转制后,根据公司控股股东史带集团的要求,史带财险基本上退出了车险市场,但上海分公司继续保留了车险业务。根据上海保险同业公会的统计,当时上海保险市场只有三家产险分公司盈利,史带财险上海分公司是其中一家,主要原因是上海分公司采取了差异化发展。这充分说明,即使在上海这样高度市场化的市场,中小产险公司如果能够有所为有所不为,也能够走出独特的发展之路(2015年底虽然上海分公司车险继续盈利,但为了集中资源专注于发展非车险,最终也停止了车险业务)。虽然,公司转型后保费规模明显下降,但是公司找到了自己的立身之本。史带集团的工程险、意外健康险和责任险等,在国际市场上具有极强的竞争力,这就是史带财险的竞争优势,也将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事实上,公司转型当年(2014年)年底已实现承保盈利,2015年底继续保持了承保盈利。

  “根据公司股东确定的发展战略,史带财险今后将专注于非车险业务,成为‘小而精’的机构。”张兴表示,史带财险的四级机构60%左右已经关闭,其余的将于年内裁撤完毕,三级机构也会逐渐关闭,“基于保护消费者利益考虑,在有些地区消费者保单没到期的情况下,公司还会保留部分理赔服务人员。另外,公司跟太平产险签订了全面合作协议,维护我们机构裁撤地区的后续保险服务。”

  领导者自我变革

  壮士断腕 砍掉近9成车险业务

  《中国保险报》:这种战略的转型背后是哪些组织与流程上的变革?

  “当时我们分析,中国财险市场车险一险独大不合理,但2008年到2010年保监会加大力度规范车险市场秩序,全行业扭亏为盈,大众保险没有理由退出车险市场,因此格林伯格先生同意继续做车险业务。”张兴告诉记者,“但格林伯格先生认为80%的车险比例过高,随后两年逐步调整至75%以下,但由于多方面原因,公司自2011年以来车险业务每况愈下,亏损额度越来越大,至2013年亏损1.6亿元,以致中外方股东对经营结果都很不满意。”

  《中国保险报》:借助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史带财险在利用海外股东优势,为国内企业走出去服务方面,有哪想法和举措?

  路英

  来源:中国保险报

  全面裁撤车险 史带财险转型阵痛

  张兴:在一带一路建设上,我们借助史带集团在全球的网络布局,和史带财险的分支机构,积极开拓、共同承保中国海外基础设施项目。迄今为止,史带财险为支持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在保险服务方面提供了非常有针对性的保险服务产品,涉及东道国风险和保险咨询,人员差旅保障,工程保险产品,货运保险产品和责任保险产品等一揽子风险解决方案。同时,依托史带集团全球服务网络和国际合作平台,为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项目的投资和建设上保驾护航。我们参与的项目已经覆盖了一带一路沿线的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格林伯格先生和他的管理团队看来,无论是在美国或欧洲,都没有从事车险的经历,而且外资入股后大众保险的车险经营并不理想。另外,从国内车险市场近两年经营情况来看,产品同质化严重,价格战成为公司之间竞争的主要方式,在财险市场上绝大多数公司的车险业务都是亏损的。随着2014年商业车险改革的推行,格林伯格先生判断车险市场白热化竞争将会更加惨烈,痛定思痛,决定扬长避短,发展工程险、意外健康险等股东优势业务。”张兴对记者表示。

  退出车险后史带财险经历过什么?

  上述消息人士介绍,车险业务对时效性要求较高,基层机构的铺设必不可少。史带财险在上海地区以外全面暂停车险业务后,三四级机构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市场份额持续下滑主要是因为公司业务结构调整,调低车险比重,发展股东公司优势险种。今后在继续开拓国内市场,形成差异化特色经营的同时,将依托海外股东的网络优势和技术支持,重点支持国内企业走出去,包括为国家推行的‘一带一路’计划做好配套服务,保驾护航,从整体上促进史带财险的发展,提高整体盈利水平,但这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张兴对记者表示。

  2014年底,公司转型发展后当年实现承保盈利,2015年公司继续保持承保盈利。

  作为首家国资转外资的保险公司,史带财险因被“国际保险教父”美国史带保险集团董事长格林伯格“相中”而令业内看好。

  记者 赵辉
“企业需要转型,领导者更需要转型”,坐在我面前的史带财险董事长张兴说。这位生长于南方的汉子却像个标准的北方人,浓眉大眼,常被朋友们笑称为兼具南方人的细腻和北方人的豪爽。

  2014年,公司经历四批次股权转让,史带保险最终以93%比例控股大众保险并改名为史带财险。回顾入股公司两年多的车险经营经历,格林伯格决定放弃车险业务。

  同时,由于史带集团承保能力和承保技术的大力支持,使史带财险承保高技术含量险种或创新保险产品时,更容易赢得国际经纪人和投保人的认可,也有利于加强与国内外同业的业务合作、取长补短。借助这种优势,我们也努力将自己从销售驱动型公司,变成技术驱动型公司。我们不仅得到了史带集团各条线技术专家的支持,担任我们的承保顾问,而且也聘请、培养更多承保、核赔等方面的专家,不断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三四级机构裁撤 加快布局二级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