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将日本核武倾向和战争苗头扼杀在摇篮中

  二违宪。《日本国宪法》第九条郑重承诺:“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而日本右翼分子现在却在叫嚣要拥有“国防军”。这是明显违宪。更有甚者,据媒体调查,超过2/3的日本众议员赞成修改和平宪法有关条文,一旦和平宪法被修改,那么日本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基石将被颠覆,谁能担保它不会成为新的战争策源地?

近年来,日本在钓鱼岛的侵权行动日益凸显官方色彩。2012年9月,日本政府宣布对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实行“国有化”。2014年1月,日本政府要求各出版社将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写入教科书。

  联合国是二战的产物,宗旨是维护和平、制止战争、促进合作。其中一个重要职责在于监督二战战后安排的执行情况,制止曾经的战争策源地死灰复燃。然而,现在日本却出现严重摆脱战后体制的危险倾向,日本右翼分子要翻历史旧案,摆脱国际社会对它的束缚,在重新武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联合国不能熟视无睹。

日前安倍内阁强推安保法案之举遭到日本国内的反对。日本绝大多数法律学者指出,在不修改现行宪法条文的情况下解禁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行动涉嫌违宪。《朝日新闻》14日公布的民调显示,56%的日本民众反对安保法案。

  三违约。日本为了取得国际社会的信赖和宽容,曾经约法三章,即武器出口三原则、无核三原则和不行使集体自卫权等。但现在日本对这些束缚都在悄悄“松绑”,超过八成受调查议员赞成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特别是石原慎太郎叫嚣,日本要拥核,这是十分危险的信号,因为日本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武器级钚持有国,并且已经掌握增殖反应堆技术和先进的运载火箭技术。对于日本的核武动向,国际社会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

《波茨坦公告》提出审判战犯。但是,1978年10月,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和两千余名乙级、丙级战犯作为“为国殉难者”进入靖国神社接受“祭祀”。

  日本的“翻案风”主要表现在四个违背上:

澳门网赌网址,然而,获释甲级战犯、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1957年2月出任日本首相,当年8月成立“宪法调查会”,准备修改“和平宪法”。2003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有事三法案”,认定首相在危急时刻可不经过国会同意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

  一违法。根据《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岛,北海道,九州岛,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这里根本不包括琉球列岛,遑论钓鱼岛。日本在国际社会给它限定版图之外索要钓鱼岛,就是违法。《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这两个历史文献是法律文件,是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对日本进行制裁的法律依据。日本不服,也得遵守。

专家呼吁,国际社会应敦促日本切实遵守《波茨坦公告》,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

  联合国不能采取双重标准,对一些中小国家动辄制裁、动辄核查,而对日本的核动向和重新武装的意图则视而不见,现在联合国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将日本的核武倾向和战争苗头扼杀在摇篮中。核查日本的核材料储备情况和用途,将它的核底牌完全置于透明之中,这也是对国际原子能机构现任日籍总干事天野之弥的考验。联合国应将日本右翼分子和团体中一些极端主义分子列入制裁“黑名单”,把这些团体列入“恐怖组织”花名册,冻结他们的海外资产,以防他们把这些资产用于战争或恐怖行动。日本若要修改和平宪法,走重新武装的道路,那么国际社会要对日本实行制裁,涵盖能源、贸易、运输、银行、保险等多领域,以及禁止向日本出口可用于制造武器的物资,逼迫日本回到和平发展的道路上来。

“说到底是不能够正视历史。”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说,日本国内修改和平宪法的动向,通过宪法解释解禁集体自卫权,并出台相关的安保配套法案,意图就是要放宽对武器的出口,扩充防卫力量以及海外派兵。

  四违言。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曾经为侵略战争罪行向亚太人民道歉,然而,现在日本的右翼分子却出尔反尔,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性奴役、细菌战等战争罪行。日本许多政客频频参拜供奉有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为法西斯分子招魂。如果日本不对战争问题有一个深刻反省,那么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就有可能再次衍生为军国主义。

《波茨坦公告》要求战后根除日本军国主义。为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国际社会要求日本教科书必须记载对外侵略的真实历史。然而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右翼势力就试图修改教科书,掩盖侵略罪行。

  能否对日本的右倾化大声棒喝是对联合国正义性、公平性和权威性的考验,联合国不能只许日本“州官放火”,不许中小国家“百姓点灯”。(作者是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如果二战中的敌国放下历史包袱,从来不回避战争责任,我们也没有必要三天两头提历史问题。但如果不承认历史责任,三天两头参拜战犯,则需要我们认真对待。”社科院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赵建文说。

  对于日本背信弃义的行径,国际社会绝不能听之任之;联合国更不能像当年的国联一样,对日本的军国主义动向采取绥靖主义政策,否则,必将酿成大祸。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1985年8月15日,以中曾根康弘为首的内阁大多数成员首次以公职身份正式参拜。1996年7月29日,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也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小泉纯一郎在任首相期间曾连续6年参拜靖国神社。安倍晋三上台后,不仅多次向靖国神社供奉祭品,还于2013年12月26日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行径背离《波茨坦公告》

1958年日本文部省在审定教科书时,把侵略中国篡改为“进入大陆”。1982年6月文部省审定教科书时,把“侵略华北”和“全面侵略中国”等段落中的“侵略”改为“进出”,把南京大屠杀改为“占领南京”。此外,日本政府还撤换教科书中反映当年侵华日军暴行的照片,删除有关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的史实,甚至美化侵略战争,从根本上否认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和进行殖民统治的责任。

国际问题专家表示,日本当局企图否认侵略历史,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是对以《波茨坦公告》为代表的国际法律文件的公然藐视,也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任意践踏,引起国际社会爱好和平民众的警觉和批判。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认为,无论1945年二战结束时日本政府签署的投降书,还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签订的《中日联合声明》,都清楚表明日本政府接受了《波茨坦公告》,某些日本政要的所谓公告对日本没有约束力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2012年日本政府对钓鱼岛非法实施“国有化”,侵害了中国领土主权,违背《波茨坦公告》相关规定,导致中日关系出现剧烈动荡。以安倍为首的日本政府高层在历史问题上开倒车,特别是参拜靖国神社更让中日关系雪上加霜。

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说,如果能把历史问题处理好,战后70年的这一节点将成为日本争取国际社会宽恕的机会;如果不能抓住这个机会,甚至开历史倒车,日本将为此付出更高的政治代价。

澳门网赌网址 124日晚,约3000名日本民众在东京举行“对安倍政权说不”示威活动,对安倍政权在安保法案等重大政策上无视民意的倒行逆施做法提出强烈抗议。

侵占钓鱼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