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称中国第二次试射WU14超高声速飞行器失败

图片 1
港媒称,中国超高声速飞行器再次试验失败。

美国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称,第二次试射试验预示着两个近期威胁。第一个是中国有可能会在近期为战区导弹部署机动高超音速弹头,之后为洲际导弹部署这种弹头。其次,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的加速,可能使中国得以发展机动性更强、更难以拦截的第二代反舰导弹。

  另据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网站8月19日报道,中国最近进行了第二次新型高超音速导弹试验飞行。据分析人士称,这种高超音速导弹是中国能够携带核弹头打击美国的全球打击武器系统的一部分。

“快速全球打击系统”是美国的一个军事项目,旨在开发可在30分钟内用常规弹头打击全球任何目标的武器系统(主要指导弹)。中国担心美国会在冲突初期阶段利用这种武器系统打击其陆基核武器。美国“快速全球打击”能力设计用于打击被情报机构识别的恐怖分子或核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打击过程必须在目标潜逃或转移前迅速完成。萨尔曼称,Wu-14代表着中国全球打击能力的潜在巨大飞跃——如果被加装在洲际弹道导弹上,有可能会构成“中国快速全球常规或核打击能力”。

  【环球军事报道】据香港《南华早报》8月22日报道,据两名与军方有关系的知情人士透露,解放军第二次超高声速飞行器试验失败。

首次Wu-14试射试验发生在1月9日,当时导弹以10倍音速飞向目标——时速在7680英里左右。高超音速给武器工程师带来了极大的制导与控制挑战,对导弹组件构成了极大压力。报道指出,中国高超音速导弹的试射,再次证明了情报界有关高超音速武器竞赛兴起的说法。除中国之外,美国、俄罗斯和印度都在打造高科技高超音速战略武器。这种武器系统具备难以拦截且可击溃战略导弹防御系统的能力。

  消息人士称,这是中国的超高声速飞行器第二次遭遇试验失败,飞行器在发射后不久就损坏了。

报道指出,中国最近一次Wu-14高超音速滑翔式导弹试射试验的披露,正值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发表声明呼吁强化对华合作之时。受中国强势声索有争议的海上领土主权影响,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8月13日克里在夏威夷的一次演讲中指出,“我们将致力于避免陷入战略竞争的陷阱,以扩大我们的共同利益和合作、建设性地管理我们的差异和分歧为目的加强地区合作。”

  据美国政府知情官员称,中国于8月7日在中国西部一个导弹基地试射了一枚Wu-14高超音速滑翔式导弹。在被问及此次试射时,五角大楼发言人杰弗里·普尔回答称,“监视外国国防活动是例行公事,但我们不会就有关国外武器业的情报或评估予以置评。”他还补充称,五角大楼鼓励中国提高防务系统项目“透明度”,以“避免误算”。

据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网站8月19日报道,中国最近进行了第二次新型高超音速导弹试验飞行。据分析人士称,这种高超音速导弹是中国能够携带核弹头打击美国的全球打击武器系统的一部分。美国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认为,中国有可能会在近期为战区导弹部署机动高超音速弹头,之后为洲际导弹部署这种弹头,而且他还认为,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的加速,可能使中国得以发展机动性更强、更难以拦截的第二代反舰导弹。

  普尔证实称中国曾于2014年1月进行Wu-14高超音速滑翔式导弹试射试验,但拒绝对最近一次试射试验予以证实。然而,另外两名美国官员曾提到了8月7日有关Wu-14高超音速滑翔式导弹的试射试验。

在中国,虽然国营新闻媒体没有提到8月7日的导弹试射试验,但互联网报道却透露称,中国于8月7在位于西部戈壁沙漠的甘肃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了一枚上面级可能为Wu-14的导弹。网上发布的报道与照片还表明,试射导弹的助推火箭坠落在中国内蒙古自治区。分析人士认为,助推器坠落的方式与高超音速试射试验如出一辙。高超音速滑翔导弹在近太空飞行,因此发射导弹的助推器可能不会离开大气层,因而不会像需要重返大气层的助推器一样发生燃烧现象。

  报道称,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该实验是8月7日在陕西省某导弹和卫星发射中心进行的。

美媒:中国最近再度试射WU14导弹 构建全球打击系统

  美国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认为,中国有可能会在近期为战区导弹部署机动高超音速弹头,之后为洲际导弹部署这种弹头,而且他还认为,高超音速飞行器试验的加速,可能使中国得以发展机动性更强、更难以拦截的第二代反舰导弹。

据美国政府知情官员称,中国于8月7日在中国西部一个导弹基地试射了一枚Wu-14高超音速滑翔式导弹。在被问及此次试射时,五角大楼发言人杰弗里·普尔回答称,“监视外国国防活动是例行公事,但我们不会就有关国外武器业的情报或评估予以置评。”他还补充称,五角大楼鼓励中国提高防务系统项目“透明度”,以“避免误算”。

中国把Wu-14称之为与导弹防御系统配合使用的打击武器,前者为“剑”,后者为“盾”。她指出,在2014年1月进行的第一次试射试验标志着中国朝发展射程更远、报复性能力更强且可能具备先发制人能力的武器系统发展。萨尔曼还补充称,这种能力有可能会推动中国从历史上较被动的姿态向更积极的姿态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