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化的“福尔摩斯”

    犯人并非由福尔摩斯绳之以法的:《米尔沃顿》

    最后,批评一下某些人认为华生很“弱智”的观念。

    他看似冷酷无情,却拥有一颗正直善良的心;他看似骄傲自大,却最懂得如何去尊重他人;他沉默寡言,却比任何人都明白什么是爱。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情感。

    这就好比基本上每个人都会数学,但并非谁都能成为“数学家”。尽管如此,大多人“会数学”这点事实还是不会变的。

    直接被对手击败的:《波希米亚丑闻》

    推理没那么多神秘之处,它很普通,基本上每个普通人都会,只是水平高低的问题。

    我是个狂热的福迷,所以我并不认同唐尼的表演方式,不过我对这片却并不反感,主要还是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把这部电影当作《福尔摩斯》来看待,当初看到片花时,我就不指望这片会忠实于原著了。有了这一心理准备,接下来若要看此片,就不能有太多的报怨,因为这是自己选的,而且事实上,我还真无法抵挡住“福尔摩斯”四字的诱惑,所以下载了这片来看看。

    PS:福尔摩斯和作者柯南道尔在性格和价值观方面是有很大不同之处的,首先柯南道尔非常讨厌福尔摩斯,这点福迷基本都知道,他并不将《福尔摩斯探案集》视为自己的代表作。其次道尔很迷信,而老福却在故事中屡次有破除迷信的行为。福尔摩斯的智慧,并不等于柯南道尔的智慧。也许作者对自己笔下的人物不感兴趣,反而使他更能放开手脚去塑造这些角色吧。

    相比福尔摩斯,片中华生的形象反倒有几分接近原著,虽然时不时和老福斗嘴,但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他更了解老福、理解老福的人了,正如JB所说,《福尔摩斯探案集》本身所讲述的,正是一段伟大的友谊。

    尽管这些故事以探案的形式出现,但它们本质上只是“猜猜我是谁”、“请问圆球放在哪个杯子里”、“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后宫男最后会抱走哪个女主角?”而已,就算不以命案的手法出现,这些故事的写作手法也可以成立。

    不过看了结尾,似乎以后还会拍续集,如果有的话,我还会继续看下去。

    这些手法无论多么精彩,都只能叫“悬疑”,不能叫“推理”。

    至于把福尔摩斯和艾琳·艾德勒凑成一对,更是恶俗到了极点。原著中艾琳的聪明机智让人大为叹服,是福尔摩斯一生最为欣赏的女人,也许正因为如此,很多人总乱点鸳鸯谱,而忽视了艾琳已有一个叫诺顿的丈夫的事实,而且夫妻俩还很恩爱……

    后世的叙事诡计小说,基本上都没有跳出《凶手就是你》的模式,而“我”通常被定位为最后的犯人(比如《罗杰疑案》),但不管“我”是不是作案主谋,这点创作原理还是一样的。

    《福尔摩斯》原著一共有60个案件,然而不成功的案件却有以下:

    尽管如此,《福尔摩斯》的推理依然远在今日的诸多热门侦探小说之上。

    纯属福尔摩斯过度敏感的普通事件:《黄面人》、《失踪的中卫》

    这就是一种简单的推理,它没那么多东京双煞之处,普通人都能略知一二,出色的侦探则能往更深的层次去思索。

    这部片子若光从情节来打分,我给7分,但若要以“福尔摩斯”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对不起,本片不及格。

    当然《福尔摩斯》本质上是一部小说,不能将其当作刑侦教科书,而因为柯南道尔本人很迷信,原著小说后期的作品有过度唯心的倾向,甚至教授事件还略带有科幻色彩。

    也许是日本侦探小说看多了,很多人将“推理”二字想像得太神圣,仿佛只有大侦探才能“推理”一番,仿佛只有列出一大堆复杂的“线索”最后让你“猜猜我是谁”才能叫“推理”。其实推理离我们的生活很近,比如让你观察一张有许多划痕的桌子,推论一下桌上的痕迹是被什么器具划成的,你仔细看了一遍后,觉得那些划痕很细,不可能是很粗的铁具所造成,很有可能是刀子划的。根据观察事物得出比较合理的结论,这就是简单的推理。

    现在看冒险片,主角的爸爸如果失踪了,他十有八九是最终BOSS,因为很多作品都这么编,都让人产生既视感了,可当年《星球大战》那句“我是你爸爸”,却让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惊,因为当时不那么流行这个。

    要说世界上谁最是讨厌福尔摩斯的人,那非亚瑟·柯南·道尔莫属了,任何反福派在道尔面前都得退居其次。柯南道尔从来不认为《福尔摩斯》是他最优秀的作品,他更喜欢自己的其他作品和主角。正因为柯南道尔不喜欢福尔摩斯,所以他并不吝啬于让福尔摩斯在故事中出丑,也没少描写老福的种种性格缺陷,然而讽刺的是,柯南道尔越是这样写,读者们越是喜欢福尔摩斯,以致柯南道尔在《最后一案》中让老福毙命时,居然还引起无数读者的强烈抗议,甚至上家门臭骂他这个作者,直到这时,柯南道尔才明白,原来“福尔摩斯”不再只为他一人所拥有,他要写的不好,读者还有怨言了。

    我们来回顾一下《斑点带子案》福尔摩斯的破案过程,他确立了嫌疑犯后,仔细观察了嫌疑犯屋内的情况,然后很细心地交待了委托人接下来的大概做法,之后和华生地在附近找了一处地点埋伏了起来,一直盯梢到了晚上(这是一个很漫长、很痛苦、却十分必要的过程),最终证实了犯人的犯罪动手法和动机。

    掌握了一点线索,但无法继续查下去的:《三桅帆船》、《工程师大拇指案》

    拿后世人炒烂的东西作为标准去衡量前人、然后说前人“老套”,这是什么逻辑?

    在这些不成功的案件里,其中的那个《波希米亚丑闻》事件,击败福尔摩斯的,正是艾琳·艾德勒。

    之所以会得出这种奇怪的结论,无非是办案过程中“读者都想到了,华生却没想到”。

    唐尼的风格,实在无法让我生起“这就是福尔摩斯”的感觉,BR和JB等著名的福尔摩斯演员我也不是百分百满意,但他们演绎的那种“绅士”的风度还是有的,唐尼版唯一一个我觉得还不错的情节,就是打拳击时福尔摩斯的那段心理描写,非常幽默。

    事实上是不是如此?完全不是。叙事诡计是侦探小说创作的五大基本篇之一。现代侦探小说是爱伦·坡创立的,他的五个侦探短篇基本上就是后世侦探小说的五个基础,而他笔下的《凶手就是你》就是叙事诡计的典型,故事中的“我”就是在舞会上恶作剧的元凶,而作者故意在写作过程中隐瞒了这一点,“我”对犯人并没有好感,但在叙事过程中却偏偏强调犯人的优点,对读者的视线进行了欺骗。

    查明了基本事实,但没能捉拿犯人的:《身份案》、《住院的病人》、《证券经纪人的书记员》、《希腊译员》

    那么什么是推理,我们可以举一条很日常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