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那个人,只不过多了一个地址。

  男人们都是天生的彼得潘,游离,任性,害怕承诺,拒绝成长,永远游戏人生。可容易的是一时,难的是一世,时间与死亡就黑夜小巷站你身后的怨灵,看不见摸不着,可往往在不知不觉间溶入你的骨骼侵蚀你的容颜吞噬你的梦想,而那轮叫做“现实”的太阳会用炙热的光芒燃烧你用蜂蜜做成的翅膀,让你从天空中狠狠坠落,再也无法飞翔。
  可终究还是有人成功逃脱了岁月的魔掌。这个叫瑞恩的男孩或男人,他逃离地面,把自己包裹在空中,不停的转换城市转换季节来躲避时间女神的的搜捕。而飞机是他的永无岛,他用积累飞行里程的方式妄图换取把名字铭刻在机身上这样的永恒。
  恰好我们生活在一个轻化量的卡器时代,满汉全席变成浓缩胶囊,皮具变成保暖内衣,电脑变成笔记本,胶卷卡片机变成数码傻瓜机,连虚幻的网络都将变成能随身携带的第六感科技。金钱,身份,地位甚至都化成了薄薄的一张张卡片。东西越来越小,背包能装下的越来越多,人的欲望反而越来越大,房子、汽车、IPOD、工作、健康、爱、小三、基友,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想舍弃,所以反而负重越来越沉,走的越来越慢,死亡也就来的越来越快。躲在云层之上的瑞恩俯看着这些自我束缚的人们,笑这些凡人的庸碌,他把自己的背包一倒而空,居所、家族、伴侣什么的都可以抛弃。只不过当身体越来越轻盈,灵魂漂浮的越来越高,在那云层之上的彼端,空气渐渐微薄,呼吸开始有一点困难。
  他是普通人中的怪物,是成人中的孩子,是失业人中的裁员者,是人流中的逆行者,是住在空中的地禽,是迷失在美国的美国人。可是孤独吗?需要陪伴吗?想要真心的交流吗?不,这样高速的生活哪有时间去忧伤,孤独只不过是日常中的调味剂,永久的是变换的旅程,而路过的每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聊天,何况他想他已经找到了永恒的玩伴,这样一个和他一样迷恋飞行风景的女人才配的上他,毕竟只有同样是雄鹰才能比翼双飞。但他终究还是错了,她其实是一只风筝,脚下有那根线牢牢的栓住自己,才敢放心大胆的迎风飞舞,因为她知道,终究有回的去的地方。
  而他是只无脚鸟,
没有停歇,没有终点,只有选择不停的飞翔,当他落地的时候,就是死亡。
  于是到最后,和所有彼得潘们的故事一样,他的温蒂们都离开了他,只剩一个人站在自己的孤岛上,可他知道,正如1900踏上了陆地,体会过了把站在地面上的塌实与安稳以后,他就已经不能再是带着翅膀的小飞侠了。那对平凡生活的倚赖和向往,正如同希腊神话中的巨人安泰,只有当他把双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才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最真实的呼吸,正是因为明白了有死亡的隐影方能知晓活着的伟大。
  你看,永恒的东西其实是虚无吧。

终于读完了《彼得潘》,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终于”。就是觉得这个故事放在心里,好久好久,我认识他,知道他就在那里,却未曾打开过。是因为胆怯?忙碌?或是遗忘了吧?只记得最初人们是这样介绍他的:如果你不喜欢《彼得潘》的故事,那么,你应该问问自己,我的童心是否已经不在?是否已经和那个幻想的童年渐行渐远?如果你不喜欢《彼得潘》,恭喜你长成大人了。然,这样的奖励似乎并不值得我喜悦分毫。

  “我以前想过无数次这个时刻了,想象我们坐在这里的对话。”
  “你想说什么?”
   “我都忘记了。”
   “没关系,人人都有那么一天,记不住事情。”

一个晚上,窝在宿舍,笑着哭着看完了前十六章,期间不断地对自己说“还好,我看得懂,还好,我喜欢,还好。”庆幸自己还有童心。但读到十五、六章,我已经觉得到了伤心和悲凉到极限,最后一章的结局死活也没勇气再看,甚至周一就假装没看过的故事的样子就和石头们一起共读这本书了。我知道自己的的确确长大了,而且长大很久了。于是故事的结局秘密般的存在我假装不存在的地方。其实看书、看电影,我经常哭,但结局即使有泪,也是欢笑的。但没想过,竟被这样一场永远也不会来到生命中的童话所刺伤。

   只要重新踏上旅途,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吧,忘了亚历克斯和娜塔莉,忘了出嫁的妹妹和分居的姐姐,忘了从桥上跳下去的姑娘,忘了温蒂,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飞行的理由,忘了什么是痛苦,其实也就是忘了什么是快乐。
  其实就算堕入凡尘又如何,背包里塞满了过多的物件,行旅蹒跚,死亡距离的越来越近。但是只要有人陪伴,我想,失去羽翼的彼得潘这一路也不会孤单吧。

故事主要叙述了温迪姐弟和彼得·潘等几个小孩在梦幻岛的奇遇,故事里有一个让所有孩子憧憬的童话世界——永无岛,岛上有无忧无虑的仙子、魅惑的美人鱼、神秘的印第安人、原始部落、用蘑菇当烟囱的“地下之家”、一群无恶不作残忍无比的海盗、永远的自由与冒险;岛上没有整天唠叨的父母、没有带着各色眼镜的大人、没有学校、没有作业、没有讨厌的洗漱、没有见面必须问好的教条,这一切对孩子们来说,都是一种最天然的理想国,以及“永远不想长大”的彼得·潘,他害怕上学,拒绝长大,热衷冒险,行侠仗义,纯洁无邪,勇敢无畏。那样的想法和举动,更是说出了所有小男孩的心思。

彼得有鼓鼓的嘴巴,没有表情的时候像一个一直在赌气的小孩子,而幸好他是喜欢微笑的。他微笑的时候牵动着右嘴角,笑纹圈圈荡漾开来,邪气的、机敏的、得意的、自负的、任性的、顽皮的、胸有成足的、志在必得的。喜欢叉着腰微笑的他,像一个十足的小大人,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会为丢掉了影子而流眼泪的小男孩,喜欢听故事,喜欢玩耍,和普通男生一样喜欢战斗。他将被遗失的孩子带到永无岛,他们会飞行在星河里,趴在大块绵软的云朵上俯瞰,住在树洞里,用树枝、叶子和花来搭建小房屋,生活在一个有精灵的国度……他教温蒂骑在风的背上;用美人鱼,印第安人和海盗来诱惑小孩们离开家,离开长大的阴影,去到无优岛。他要温蒂当那些生活在无忧岛上的孩子们的妈妈,拥抱他们,给他们讲故事……

如果说彼得让永无岛变得充满生机和活力,那么温迪的到来,则让这个纯然的小岛开始有一丝美妙和温馨,甚至安全的感觉。虽然孩子们的人身安全一直是彼得在保护,但温柔懂事的温迪则使孩子内心有了一种安全。孩子们为温迪盖好小屋,一群“野孩子”煞有介事且一本正经整理仪容,又忐忑又欣喜的敲响温迪的家门,那一刻的拘谨与狂喜,不难看出孩子们对妈妈、对家的渴望,尽管温迪还只是一个女孩子,但孩子们并不介意这位看起来没有一点经验的“妈妈”。

其实看到这一幕,我就有点酸楚的感觉了,似乎已经察觉到这群渴望自由的孩子内心深处的那个“盒子”里装着的“柔软”,幻想、冒险、自由、快乐、无忧虽好,但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你去寻找。彼得和孩子们似乎还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心却一点点的向那靠拢。随着一天天快乐的日子的结束,新一天冒险的开始,岛上一片欢乐和睦大家庭的氛围愈见浓烈的时候,温迪的故事或者说童话,温暖、善良和爱也一点点吞噬着这群野孩子,他们甚至开始扮演起自己成为大人的样子,虽然只是个游戏,但至少提醒了我,长大这个东西,是一种必然。面对这样的提醒,有一些失落,也有一些庆幸。为什么庆幸,我想我实在是长大了,而且我小的时候,也并不是一个男孩子。甚至在我小时候,我都不相信圣诞老师,还有什么仙子。或许我相信过,但我已经忘了我曾相信过。

所以我是羡慕能够听到圣诞老师铃铛响,能够相信仙子存在的孩子的,因为我已经相信那些都是童话。以至于我讨厌这个坏透了的作者,竟然还设计一出,仙子为了救彼得而死的情节。那一刻彼得第一次面对他人的死亡感到无助和伤心,那一刻平日里无所不能不可一世的彼得看上去无助极了,他的意念就是不断的重复“我相信现仙子的存在,我相信。”以至于这意念感染到孩子,英国的孩子,世界的孩子,梦乡里的孩子。这强大的意念竟然拯救了仙子。这一幕我觉得很傻,但又仿佛看到作者和眼前的孩子在无情的嘲讽着我:你这个愚蠢麻木的大人。

面对根本就不相信童话,不相信仙子的自己,我也觉得长大真是蠢极了。曾经在13、4岁的年纪,有一段疯狂想长大的念头,那时候,想迫不及待穿上妈妈的高跟鞋,想拥有自己的小钱包,想跟那个学习成绩超棒又帅的一塌糊涂的男孩,想有自己的温馨小家,想象自己做妈妈,而那个男孩做爸爸,想一个不哭不闹又可爱冒泡的宝宝。那时的我多么像永无岛的温迪,所以我知道,温迪注定要回去,要长大的。

当看到仙子国王和王后动人的舞蹈后,彼得和温迪在奇幻的森林也舞了起来,背后是美丽的夜空,我想那一刻彼得潘心里一定有颗“爱”的流星划过,但当温迪索求更多的时候,彼得潘却将温迪推到一边:“这只是我们幻想的,是不是?你和我。温蒂,你看,这使我看起来比真正的父亲还要老。”那一刻,我不懂彼得,也开始懂得彼得。不懂他为何拒绝爱,但却明白了他的对自由倔强的追求。

胡克船长对潘说:“你是一个悲剧!她离开了你,潘!你的温蒂离开了你,她为什么要留下?和你在一起,他宁愿长大。她将听不到你,看不到你,她已经完全忘了你!另外一个人会代替你,他被称做丈夫!你将孤独的死去,没有爱!”

潘曾低头看着温迪的那一刻,我明白:爱,在彼得的意识里是复杂的东西,那是长大成人必然的烦恼,所以他逃避,但却不知道自己的心里盛满的东西便是爱,爱自由、爱快乐、爱冒险、爱故事、爱帮助、甚至恶作剧都源于他的爱,爱让他快乐,让他飞翔,甚至是爱让把生的机会留给温迪,爱让他明白:“死亡是一场最大的冒险。”